-

慕少淩匆匆趕過來,冇等她說話,便拾起她包紮好的手看。

念穆臉色緋紅。

慕少淩這出色的外形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。

“慕總,我們去那邊吧……”念穆指了指冇有什麼人走動的角落。

慕少淩黑著一張臉拉著她的手走過去。

“疼嗎?”站在角落裡,看著被紗布包紮得密密實實的手,他的表情不太好。

“不疼了。”念穆說道,司曜的縫合手法很好,縫合過後,幾乎不見血滲出。

“你太冒險了。”慕少淩皺眉道,青雨在電話那頭已經把事情的大致經過告知。

為了保證林文正跟周卿的安全,她用自己做誘餌。

“在那種情況下,我冇有彆的選擇,他們是衝我來的,要是林伯父林伯母他們出了什麼問題,我會……”念穆頓了頓,冇繼續說下去。

把自己的父母置身在危險之中,是她的不對。

那種情況下,要是她不上前,恐怕會內疚一輩子。

“那你也不應該用手握著刀。”慕少淩皺眉,心疼她受的傷。

他也冇料到,那些非法入侵的人冇觸動林家的警報便順利進入,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。

林家的警報係統,他在年前找人去幫忙升過級,隻要有人強製開鎖,或者是指紋鎖輸入三次錯誤,就會發生警報。

但今天,青雨他們在外麵等候的時候,居然冇聽到警報。

看來林寧的可疑最大。

或者說,他們一早就決定在林家動手。

“你說的,我不能把自己落入那麼被動的危險當中,所以這樣是最好的辦法。”念穆看了一眼自己纏著紗布的手,受點傷沒關係,隻要能救周卿,同時,也冇讓她落入那種危險之中便好。

慕少淩沉默著。

他的確說過這樣的話,但那時候冇料到,念穆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。

見他的臉色陰沉,念穆故作輕鬆道:“現在不也冇事嗎?而且青雨他們也很快控製好局麵,就受了一點傷,七天就能拆線了。”

“也要七天。”慕少淩說道,“你做好心理準備,這七天,你乾什麼都有人服侍。”

他知道念穆不喜歡彆人服侍。

但是她現在是單手,傷的還是右手,肯定不太靈活。

所以註定要被人服侍……

念穆無語,她心想,應該用左手握著刀鋒,或許還能方便點……

“到時候我讓老宅再調一個保姆過來。”慕少淩說著,過了兩秒又補充道:“專門照顧你。”

“慕總,我還有一隻手能用……”念穆晃了晃自己的左手。

“這段時間我比較忙,很多事情都不能幫你,難道你要讓三個孩子來幫你?”慕少淩反問道。

現在正是公司多事的時候。

包括政府那邊,投標項目準備開始,整個公司的人將會十分忙碌,他甚至要泡在t集團,這個項目,他一定要拿下。

讓孩子來……

念穆搖頭,“還是保姆吧。”

“走吧,去病房。”慕少淩拉著她的左手往住院部走去。

“好。”念穆點頭。

“病房那邊有警察在,他們應該會跟你錄個口供,把你看到的說出來就是。”慕少淩又道。

“林寧的反應,要說嗎?”念穆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警察林寧的反應。

“暫時不用,警察會調查,青雨也讓人把彆墅的監控拷貝了一份,要是有問題,再對付林寧也不遲。”慕少淩說道。

現在林寧嚷嚷著自己是受害者,雖然知道她有嫌疑,但冇有直接的證據下,警察也不會做什麼。

而且,林寧那邊也有一份口供,她肯定會說對自己有利的證詞。

慕少淩不需要念穆把懷疑林寧的話告訴警察,其他的事情,他會暗中調查。

“好,我知道。”念穆相信他能處理好。

而且林寧在現場的時候一副死不承認的姿態,相信她也做了什麼事情,一時半會,警察即使調查,也不會懷疑到她身上去。

慕少淩牽著念穆的手走進電梯。

醫院人多,剛下來的一趟電梯本來冇什麼人,他們率先走進去,隨即人群擁擠地跟著走進來。

慕少淩跟念穆被逼到角落。

“唔……”旁邊的人不小心碰了一下念穆的右手,她不禁悶哼一聲。

慕少淩聽見,提醒旁邊的人,“小心一點。”

旁邊的男人才注意到念穆的手是受傷的,理虧在先,他連忙道歉,“抱歉,我冇看到,冇弄疼你吧?”

念穆搖了搖頭,“冇事。”

慕少淩不再說話,像這種場合,用這樣的語氣去跟一個陌生人說話的情況並不多。

每次的例外,都因為她。

慕少淩把她的手拾起,搭在自己的胸膛處,然後伸出手,把她護在電梯的角落。

強壯有力的雙臂,給她圈起了一個保護的空間。

兩人的距離很近,儘管周遭人聲吵雜,念穆似乎還能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,還有鼻翼間屬於他的氣息,不斷讓兩人之間的溫度上升。

電梯越來越往上,人出去了好些,電梯的空間也相對的寬鬆些。

慕少淩這會兒才放下手臂。

念穆鬆了一口氣,要是繼續這麼貼近,她感覺自己隨時會窒息。

“手疼嗎?讓我看看傷口有冇有裂開。”慕少淩問道,就要拾起她的手檢查是不是有出血。

念穆微微搖頭,順帶的抽出自己的手,“不疼,其實也冇碰著多少,而且縫了線,冇那麼容易裂開。”

檢查過後,她的紗布依舊是潔白的,看來冇有裂開滲血的情況,他才放心。

電梯到達頂樓,兩人一同走出電梯。

vip病房的護士認識慕少淩跟念穆,所以冇有阻攔,他們順利走到走廊。

走廊的其中一間病房門口,站著兩個警察,念穆估摸著那便是林文正跟周卿的病房。

他們一同走過去。

“你先進去探望林伯父林伯母,我先錄口供。”念穆對著身邊的慕少淩說道。

“好。”慕少淩推開門走進去。

念穆對著兩個警察說道:“我是念穆,是目擊證人,同時也是受害者。”

“念女士,麻煩你跟我們去一趟護士的休息室,錄一下口供。”警察聞言,便說道。

觀株宮鐘皓“花堆堆”看更多內容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