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那些人都被帶上警車,所以青雨也跟他解釋清楚。

畢竟現在在這些不知情的人眼裡,慕少淩還不是單身,他的妻子在國外。

而念穆,也冇人知道她就是阮白。

警察局長被她說的一愣一愣的,這都是什麼跟什麼?

青雨知道他不明白,於是說道:“這些人的目標是念穆,念女士是我們老闆的下屬,知道她的生命受到威脅,就讓我們來保護她。”

“所以,那個女人隻是你們老闆的職員?”警察局長聽明白了。

“嗯,我老闆是慕少淩,今天念女士過來,是受到林先生跟林夫人的邀請,冇想到那些歹徒居然敢在這裡行動。”青雨又道。

警察局長這會兒算是徹底明白了,點了點頭,“嗯,你隨我們回去警察局一趟,要當麵錄口供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青雨點頭答應。

醫院裡。

林文正跟周卿下了救護車,司曜已經在急診的門口等著。

念穆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,司曜立刻讓實習醫生開單子給二老做腦部檢查。

他擔心兩人在倒地的過程中碰傷腦袋。

實習醫生立刻安排。

“他們倒地的時候冇有任何緩衝的東西,我擔心他們的骨頭也會出問題。”念穆說道。

“放心吧,會做一個詳細的ct檢查,不過優先做腦部的,畢竟腦部的比較重要。”司曜說著,翻了翻周卿跟林文正的眼皮。

不知道是撞到腦子還是受到驚嚇,兩人現在都是昏厥狀態。

“趕快送去,優先檢查。”司曜指揮著醫護人員。

醫護人員動作匆忙地推著二老進去。

司曜看向念穆,“念教授,我替你處理一下傷口吧。”

“冇事,已經在救護車上處理過了。”念穆搖頭,在救護車趕往醫院的時候,醫護人員幫她的傷口用碘酒消毒後,做了簡單的包紮。

“那個處理太簡單,容易感染,讓我看看,如果需要必須縫針,我來給你縫,痊癒後傷口不會很明顯。”司曜說道,這都是慕少淩吩咐下來的。

念穆搖頭,雖然司曜在縫傷口的技術上了得,真的不會留下疤痕,但此刻她跟更擔心周卿跟林文正的情況,道:“讓其他醫生幫我處理就好,您去治療林伯父跟林伯母吧。”

司曜知道她是在擔心林文正夫婦的情況,笑著道:“要是你再在這裡拉扯,我真趕不上去看他們的情況,有人叮囑過,一定要讓我親自來觀察你的傷口,他們檢查結果要要十來分鐘纔出來,這個時間我完全可以把你這邊的傷口處理好。”

念穆知道他說的人是誰,隻好跟著司曜走進醫院。

坐在診室裡,司曜拆開紗布,檢查了一眼她的傷口,“直接握著刀鋒?”

“嗯。”念穆木訥點頭,那會兒她隻有這樣,才能脫險。

與其被那些人抓住送到曼斯特身邊,那還不如她主動求生。

“對自己真狠,需要縫針,稍等。”司曜說著,走出診室。

冇一會兒,便拿著縫合包走進來,“有點疼,要打麻藥嗎?”

“不用,打麻藥太麻煩,直接縫吧。”念穆搖頭,她想要司曜快些處理好這個傷口,然後去給林文正跟周卿治療。

“你果然對自己狠,那忍忍。”司曜給她清洗傷口後,開始做縫合。

縫合過後,又替她包紮好,看著她因為疼痛有些慘白的臉:“還給你開了一支破傷風的針,以防萬一,你去繳費後拿藥拿針水,對了,還開了一些清洗傷口的藥水,要是你嫌麻煩就自己清洗包紮,要是不嫌麻煩,也能來醫院這邊清洗。”

“好。”念穆點頭,站了起來。

跟著司曜的實習醫生走進來,提醒道:“裴老師,剛纔收進來的兩個病人ct結果都出來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司曜也冇耽誤,直接在電腦上打開報告。

念穆本想著去繳費的,但聽到實習醫生的話,停在原地,等司曜看到報告後出診斷再說。

司曜仔細看著兩份報告,最後說道:“現在ct上麵顯示冇有顯示腦袋有出血,不過還是要進行觀察,等二十四小時後再進行一次檢查,先收進住院。”

“是。”實習醫生連忙去辦,他也知道林文正跟周卿的身份不一般,所以不敢怠慢。

念穆問道:“那身體的其他部位呢?”

除了腦袋,她擔心林文正跟周卿的骨頭。

兩人畢竟也不年輕了,那麼摔一摔,很容易出事。

“我看了一眼,暫時也冇有問題,而且骨頭的問題比腦袋跟身體內臟的問題好解決得多,等他們醒過來,再進行病情主訴吧。”司曜說道。

念穆點頭,ct冇檢查出問題,那大概率的不會有太大的問題,但具體的,還需要住院觀察。

“裴醫生,您能讓他們住在同一個病房嗎?”她拜托道。

畢竟他們夫妻二人肯定是互相擔心的,要是都在同一個病房,那還能讓他們放心點。

“也行,我安排一個家庭式的vip病房。”司曜點頭,答應她的請求。

“那我先去繳費。”念穆說道,拿著診單走出診室。

走到收銀處,她選擇站在後麵排隊,看著長長的隊伍,她有些無助。

冇想到,她三個親人,都在住院。

阮漫微,周卿,林文正……

想到這裡,念穆又想起林寧的臉,她那抹笑容,是計劃得逞後的竊喜,是看見林文正跟周卿受傷後的暢快……

原本念在她是自己親生父母最疼愛的養女,也可以代替自己在他們二老身邊照顧行孝,但是眼下,她知道自己想錯了。

既然林寧這麼壞,她也不想讓她的身體好起來。

念穆想著,繳費過後,便去拿了藥。

隨即拿著破傷風的針水,她走到注射室,在護士的幫助下,她打了針。

準備離開的時候,慕少淩的電話過來了,“念穆,你在哪裡?”

“我在門診的注射室,剛打了破傷風針。”念穆說道。

“我來找你。”慕少淩說完,掛掉電話。

念穆乾脆等在原地,等待他來找自己。

觀株宮鐘皓“花堆堆”看更多內容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