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吧!這也是替她省錢包了,兩個人的飯菜自己動手的話,不會超過一百塊錢。

唐知夏正心不在焉地下了車,剛想衝去對麵的商場,一輛電動車就朝她這邊衝了過來,唐知夏還冇有反應過來,身後的男人眼疾手快的摟住她的腰,將她整個人帶到了他的懷裡避讓。

唐知夏生氣地瞪了一眼那輛超速的電動車,氣惱地罵,“會不會開車啊!”

說完,她才發現自己的腰際還攬著一隻結實健臂,她伸手扳開了他,朝他道,“你要不在這裡等,我去對麵的商場買點菜。”

“一起。”男人說完,跟著她過馬路。

他們都冇有發現,在旁邊的車裡,一雙震驚錯愕的目光盯著他們,戰擎野的眼底劃過一抹失落,唐知夏拒絕了他的午餐,竟然是和表哥在一起逛商場?

戰擎野心想著,他們肯定隻是去買東西的,一會兒肯定還會回車上,他等著他們就是了。

商場裡,唐知夏挑選著菜,席九宸讓她做拿手的菜就行,他什麼都不挑,唐知夏就買著幾樣平常會做給兒子吃的菜,也簡單省事。

買單的時候,果然不超過一百元,收銀員剛把菜裝好袋子,就看見袋子被席九宸提在手裡,年輕的收銀員為了看他一眼,連錢都數錯了,紅著臉重新再輸了一遍,唐知夏付完錢兩個人離開。

他們一起穿過人行道,走向了唐知夏的小區裡,戰擎野躲在車裡,看著席九宸手裡提著菜,唐知夏和他說著話,兩個人就進了旁邊的小區門。

戰擎野直接慌了,為什麼他們進了這家小區?他立即想到唐知夏的父親給她買房了,難道就是這座小區?

所以,表哥和她一起回了她的家?他們在家裡煮飯約會?

戰擎野的心,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,七上八下的,一種強烈的失落感湧上,難道唐知夏喜歡的是表哥這種成熟穩重性的男人?這就是她一直在拒絕他的原因嗎?

戰擎野回到車裡,俊顏閃爍著受傷之色,他伸手拿起電話撥通了席九宸的號碼。

“喂!擎野。”那端席九宸的聲音傳來。

“哥,中午有空嗎?我請你吃飯。”

“我有應酬,改天吧!”席九宸果然推了他。

“什麼應酬這麼重要,我可是好不容易請你吃頓飯的,推掉應酬陪我吃。”戰擎野故意說道。

“是很重要的客戶,不能推掉,下次我請你,就這樣吧!”說完,那端掛了。

戰擎野的心臟上再刺了一刀,表哥明明知道他在追求唐知夏,他這是明搶他看上的女人了嗎?

電梯裡。

唐知夏繃緊著一顆心,聽著席九宸接戰擎野的電話,今天拒了戰擎野,她的內心有些內疚起來。

席九宸的目光深邃地掃她一眼,複雜地眯了眯眸。

唐知夏請他進了門,她便在廚房裡忙碌了起來,她原本就穿著一件白襯衫配A字黑裙,渾身職業氣質,此刻,當著這個男人的麵,她也不好換衣服,就這麼外麵罩著一件圍裙忙碌起來。

可她不知道,她這一身職業套裝站在廚房裡切菜的樣子,對男人來說,根本就是活色生香的製服誘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