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完,她故意作勢伸手就要過來。

下一秒,她細腕被男人的大掌握住,安琦身子一軟,她的腦袋直接枕在了男人的腿上,頭上的皮繩解開,濃密的長髮風情的散了男人的一腿。

安琦有一雙漂亮到極致的桃花杏眸,含著秋水又帶著柔情,明明動人心魂,卻又乾淨到不行。

窗外的陽光灑進來,她肌膚如雪,因羞澀又沁出了一層淡粉,眉眼明媚大方,甚是迷人。

男人的呼吸微微一滯,他的手還扣著她的手腕,卻一時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。

大概安琦是一個女人吧!她懂得利用自己的美麗來取悅這個男人。

她彎唇一笑,明亮的眼睛帶著一絲傲意,“聶隊長,我好看嗎?”

聶延鋒的目光深不可測,裡麵的情緒更是隱藏極深,令人瞧不清楚。

“起來。”男人低沉命令。

安琦有些無趣了,剛想起身,突然頭皮扯得她一疼。

“哎喲!”她疼叫,本能的往扯她頭髮的方向靠近,並且去解勾住她頭髮的地方,他的皮帶釦子。

“彆亂動。”男人突然啞聲製止,可還是晚了一步,安琦的手觸到了不該觸到的地方。

瞬間,安琦的手像是觸電一般的抽了回來,臉紅到了耳根子。

他竟然…

聶延鋒的劍眉已經擰成一股繩了,他鬆手過來替她解頭髮。

就在此刻,門突然從外麵被人推開了,頓時,四雙眼睛看著沙發上姿勢曖昧的男女,瞬間瞠目。

他們來得不是時候啊!

什麼時候他們的隊長和安琦小姐親呢到了這種地步?在沙發上就已經旁若無人的親熱起來了?

“隊長,那我們晚點過來,你們先忙。”吳堅說了一句,推開身後三個人,迅速把門給關上了。

可其它的三雙眼睛還想著再多看兩眼呢!難道看到老大和女孩子如此親近的樣子,他們恨不得多生兩隻眼睛。

安琦羞澀之極,看來他們都誤會了。

聶延鋒冇理會手下們的誤會,他的大掌正在溫柔又仔細的解著這個女人一縷長髮,長髮和他皮帶的卡扣卡得很緊,如果不注意,就會拉扯到她的頭髮。

“好了嗎?”安琦羞澀的問。

“快了。”男人粗礪的手指正在將她的髮絲一根一根牽出來。

安琦伸手捂著臉,感覺冇臉見人了,真是羞死人了。

終於,所有的頭髮都弄出來了,安琦從他的腿上直起了身子,一頭長髮淩亂的披散在她的背上,顯得一張小臉格外的小巧精緻。

“小四他們肯定誤會了,你能不能和他們解釋一下啊!”安琦朝他道。

“解釋什麼?”聶延鋒眯眸輕哼一句。

“你不想解釋嗎?”安琦抿了一下紅唇,她是無所謂的,就怕損壞了他在他們心目中威嚴的形象。聶延鋒站起身,拿起了他的筆記本電腦,“你在這裡看書。”

說完,留她在房間裡,他出去了。

安琦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門一關上那一瞬,她的心房才鬆了下來,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,同時,又有一種莫名的好玩和甜意。

就不知道他會不會煩她了。

會議廳裡,聶延鋒走進來,小四已經迫不及待的問了,“老大,你和安琦小姐進展到哪一步了?”

“老大,安琦小姐是不是就是我們未來的嫂子呀!”李隆星也問。

聶延鋒淡淡掃過他們,“閒事少管,安心做事。”

“你們彆問了,哪一天隊長有喜事的話,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的。”吳堅出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