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琦也不知道為什麼,說著說著,眼眸裡泛起了一絲濕潤,她低下頭,有些窘迫的避開他的視線。

聶延鋒一時語塞,這個女人一時提了這麼多的問題,他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。

安琦等了一會兒,也冇有聽到他的回答,她不由苦笑一聲,“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啊!你隻要答會還是不會就行。”

“我不想回答。”聶延鋒突然鬆開了她,轉身往前方走去。

安琦這下算明白了,她在他的身邊,並冇有什麼特彆的,換一個女人,他照樣會保護得很好。

所以,她又何必自尋煩惱,以為自己在他的心裡有什麼不一樣呢?

還好一路回去的路都非常平順了,安琦在下了山之後,她終於累得雙腿發軟了,她找了一塊平整的石頭坐下,朝前麵的男人道,“喂,你先回去吧!我休息一下,自己回去。”

聶延鋒扭頭看她一眼,然後,他真得走了。

反正這裡離基地門口也近了,他冇必要陪著她耗時間,看著遠去的背影,安琦眼底那份濕潤突然又湧上來了,她吸了吸鼻子,怎麼回事?

明明是自己讓他先走的啊!她為什麼還會有一種被被他丟下的委屈感?

安琦,你到底在發什麼神經,可彆犯什麼傻,你隻是這個男人保護的對像,而不是他交往的對像,你要搞清楚這一點。

安琦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感覺自己很容易被感動,曾經季澤對她好一點,她就感動得一塌糊塗,以至於連他的本質都看不清楚。

現在,聶延鋒對她稍微好一點,她怎麼又感動上了呢?

她真得不想成為這種缺愛型人格了。

安琦閉上眼睛,整個人清醒了幾分鐘,再睜開眼睛時,她眼神裡顯得更加的冷靜理智了幾分。

回到基地裡,安琦躺在床上睡著了,因為起了一個大早,又爬了這麼遠的山,她真得累壞了。

然而,她並不知道一個壞訊息已經到了聶延鋒的手裡。

會議室中。

剛剛接完電話的聶延鋒,他握緊了手機,冷靜的看向了手下。

“安琦的母親剛剛出車禍了,重傷入院,目前正在搶救。”

正在電腦麵前工作的四人都相視一眼,彷彿對於這種事情並不意外,因為這次進入國內的罪犯實在個個手段殘忍,他們會對安琦的母親下手,無非就是想藉此機會引出隱藏的安琦。

“那這件事情,我們要現在立即告訴安琦小姐嗎?”吳堅問。

“她一定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,說不定她會要回去探視。”李隆星很心疼的說。

“但安琦小姐有權利知道這一切。”阿鬆說道。

“可憐的安琦小姐,她會受到多大的打擊啊!”小四擔憂道。

聶延鋒也皺緊了眉宇,這件事情他是冇有權利隱瞞的,所以,必須要如實向安琦傳達。

安琦回到房間裡,收拾了一遍房間之後,便坐在單人沙發上半躺著發呆,腦海裡全是剛纔在山上和聶延鋒發生的事情。

那個吻,更是在她的腦海裡千轉百回的浮現出來,雖然隻是快速的一吻,可那份悸動的感覺卻強烈的在她的心臟上反應出來。

想著想著,她的臉還有些熱了起來,這是她從小到大第一次主動親一個男人,更可悲的是,對方壓根對她冇感覺。

就在安琦羞澀的捂著臉越想越覺得丟臉時,門被人敲響了。

她起身來到門口,伸手拉開門,門外一張英挺帥氣的臉冷不丁的撞進她的眼底,她的呼吸微滯,眨了眨眼,“有事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