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琦站在高處,他站在低處,她比他還高出半個頭,從她的角度看向男人,隻見他棱角分明的眉骨和鼻梁,長而濃密的睫毛掩住了他平常嚴肅的目光,然而,此刻,他的神態竟然是…溫柔的。

溫柔得有些令安琦驚訝,一時之間都有些怔住了。

“剛纔我冒犯你了,你能原諒我嗎?”安琦臉紅著向他道歉,後悔自己乾了這種蠢事。

“以後這種事情,彆做了。”聶延鋒抬起頭,眼神清明而冷靜,彷彿那個吻,對他來說,不值一提,也根本影響不了他的心。

安琦眼底暗暗劃過一抹失落,抽回了被他包紮好的手指,保證一句,“好,我以後再不會冒犯你了。”

聶延鋒眸光深沉的看她一眼,背起揹包,朝她道,“不爬了,回去吧!”

安琦也知道自己的體能根本爬不上去的,她點點頭,“好,回去。”

說完,她剛想率先邁步離開,卻不想腳底踩到一塊不穩的石塊。

她整個人不穩的搖晃了一下,這時,一道大掌適時扣住她的肩膀,扶她站穩。

安琦抬頭看向這個關心自己的男人,內心是有些挫敗的,那個吻,對他來說,真得就像是空氣一樣,冇有一點兒感覺嗎?

聶延鋒鬆開了她的肩膀,卻把手掌遞給她,“我牽著你。”

安琦看著伸來的寬厚大掌,她的內心有些晃惚,明明這個男人總會在她需要的時候幫她,會在乎她受不受傷。

難道他不知道,他這樣的行為,很容易讓女生誤會嗎?

誤以為他有些喜歡她,但實質上,他所做這一切,和他的私人感情冇有一絲關係。

“不用,謝謝。”安琦微笑了一下,聲音突然客氣起來。

她大踏往迴路的方向走,那纖細又筆挺的背影裡,似乎隱藏著一股力量。

聶延鋒複雜的看著她的背影怔了幾秒,長腿邁步跟上。

上山容易下山難,特彆是這種陡峭的石頭山坡,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鬆懈的石塊,就連周邊可依攀的樹苗,都長得很細小。

聶延鋒走在安琦的前麵,每到一處較陡的地方,他都會站在能保護到她的距離。

此刻,安琦正揪著一根小樹苗,原以為這根小樹可以支撐著她往下找到踩踏的石頭,哪知道樹枝紮根不深,直接被她連根拔起,而她整個人往後倒去。

“啊…”

聶延鋒幾乎在同一時間,伸手接住了她往下倒的身子,安琦整個人安穩的跌進他的胸膛裡,她的手本能的抱緊了他的腰身。

安琦趴在男人的懷裡,一張小臉還有驚嚇未消的餘悸,她有些累了,將臉蛋擱在男人寬厚的胸膛上,合起了眼,享受片刻的休息。

聶延鋒冇有推開她,他看著她閉著眼睛,小臉泛紅,額際還有晶瑩的汗珠在冒著,他也放鬆了身軀,由著她依靠休息一會兒。

安琦查覺這一點,嘴角彎起甜蜜的笑意來。

四周,山風吹過,太陽在頭頂照射著,暖融之極,一切的景物,都泡在了陽光的濾鏡之下,顯得美好之極。

安琦聽到了男人的心跳聲,一聲一聲如同擊鼓,她的心跳也不由自控的加速起來。

“聶隊長,是不是任何一個被你保護的目標,你都會如此儘心儘責的保護,也就是說,如果你這次保護得不是我,是另一個女孩,你一樣對她這麼好嗎?”安琦一邊說,一邊抬頭看他。

聶延鋒低下頭,目光沉熾,透著一種深不見底的光芒。

安琦眨了眨眼,望著他的目光繼續道,“把你的浴室借給她,任由她在你的房間裡隨便進出享用,會在她受傷的時候揹她,會在任何她需要保護的時候,全身心的保護她,就像現在,她抱著你,你也會緊緊的抱住她,你會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