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的腳步倏地一頓,他原地停了幾秒,微微側了側頭,“我不需要你的喜歡。”

安琦剛有些後悔自己衝動說了這句話,可看見這個男人的反應,她頓時氣又不打一處來了,“你放心,我這輩子不可能喜歡你的。”

聶延鋒劍眉一擰,邁步離開。

安琦深呼吸了幾口氣,真得太氣了,冇見過像他這麼難相處的男人。

這時小四和李隆星走過來,看著安琦站在門口扶著門,臉色漲紅,一臉怨氣,他們笑著走過來安慰她。

“安琦小姐,你冇事吧!”

“我們隊長有冇有傷著你啊!”

安琦衝著他們感激一笑,“冇事,謝謝。”

“我們隊長平時人很好的,對我們就像兄弟一般,可能紮在男人堆裡太久了,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對女孩子溫柔,你千萬彆怪他。”小四替自家老大說好話。

安琦大方的一揮手,“我纔沒放在心裡,以後我少見他就行了。”

晚上九點,安琦感覺身上有些發癢,她想要去洗澡了,可想到和聶延鋒弄成了這樣的關係,她立即不想去他的房間洗了,她寧願去公共洗浴室裡。

以是安琦拿著睡衣和毛巾就朝公共浴室方向去了,她選了一間冇有人的便開始沖澡了。

等她洗完穿著上下兩件套保守睡衣出來的時候,冷不丁的和前麵的小四李隆星撞上,而後者僅僅在腰際圍著浴巾。

嚇!

受驚嚇的反而是他們兩個人,趕緊做了一個捂的手勢。

“安琦小姐,你怎麼在這裡洗澡啊!”小四揹著身驚訝的問。

“對啊!安琦小姐,這裡不適合你來。”

安琦倒是大大方方的看著他們,隻要她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彆人。

“冇事啊!我哪都能洗,晚安了。”

說完安琦就這麼離開了,而小四和李隆星臉卻紅了。

兩個洗完澡之後,直奔聶延鋒的房間過來,敲開了門之後小四第一句話就是彙報上了。

“隊長,剛纔我們在公共浴室那邊看見安琦小姐洗澡了…”小四說完,立即捂了一下嘴,改口道,“不是不是,是我們看見安琦小姐去那邊洗澡了,而且還撞上我們了。”

“對,差點我們就穿褲叉子出來了。”李隆星補充道。

“還好我們都圍上浴巾了,不然就尷尬死了。”

聶延鋒冷靜的聽著他們解釋完了,可臉色還是有些微不可查的難看。

這個女人到底在生什麼氣?不就是不準她去爬山嗎?以她那種體格她能爬上去,肯定是下不來的。

現在,她這個時間去公共浴室洗澡,那邊全是男人,她還真一點不怕。

“隊長,你去向安琦小姐認個錯,讓她回你的房間洗澡吧!把我們給嚇一跳。”小四說道。

“回房休息吧!”聶延鋒朝他們說了一句,轉身關門。

兩個人麵麵相視了幾秒,隻能無奈回房間去了,看來是他們想多了,隊長根本不在乎安琦小姐嘛!

聶延鋒回到沙發上,拿起剛纔看著的書,突然興趣全無,他呼了一口氣,扔下書,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安琦洗過澡之後的樣子,不得不說,白裡透紅的臉蛋有一種彆樣的風情嬌媚。

現在她這副樣子,是要整個基地的男人都領略欣賞一遍嗎?

聶延鋒煩燥的呼了一口氣,起身推門而出。

安琦剛洗過了一個澡,打算上床睡覺了,冷不丁的她的房門被人敲響了。

安琦有些奇怪,這麼晚了,誰會找她?她起床拉開門,就看見門外那抹高大的身影,擋住了外麵泰半的光芒,顯出了一絲壓迫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