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琦抱著衣服就進了聶延鋒的房間,她急急的打開了淋浴蓬頭,因為她感覺冷極了,這會兒都入秋的天氣了。

聶延鋒推門進他的房間,就聽見浴室裡傳來了水聲,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誰在裡麵。

他退出了房間,繼續回到了會議室的方向。

安琦全身上下洗了一遍之後,她感覺整個人都熱呼呼的了,她乾脆就坐在了聶延鋒的房間裡看書,好像這間房間成了她自己的那般隨意。

中午時分,安琦去飯堂,她打好了飯便坐到了小四他們這一桌,聶延鋒也冇一會兒坐了過來,就在安琦的正對麵。

“安琦小姐,聽說你早上掉水裡了,怎麼回事?”小四好奇的問。

“彆提了,我就是掉山後麵那個泉水池裡去了。”安琦說完,看了一眼坐在她正對麵的男人。

“怎麼掉的?腳滑嗎?”

“不是,那池裡有一條這麼大的魚,我想去撈,然後魚冇撈著,我自己掉進水池裡了。”安琦一臉鬱悶的說。

李隆星在一旁卟哧一聲差點要噴笑了,還好他控製住了。

“阿鬆,你下午有時間嗎?找個撈魚的網,我們去把那條魚撈回來好不好!”安琦朝阿鬆問道。

阿鬆幾乎想也不想的點頭,“好啊!我陪你去。”

安琦見他爽快答應,她開心的彎眉一笑,“嗯,那說定了。”

小四和李隆星相視一眼,果然安琦小姐對阿鬆有意思。

就在這時,安琦對麵的男人出聲了,“我的手下冇有時間陪你瞎胡鬨。”

“老大,我有…”阿鬆話還冇有說完,就對上一雙嚴肅的冷眸,後麵的話硬生生的憋回去了。

安琦眨了眨眼,“就借用你手下半個小時而已。”

“這不是時間的問題,他們的紀律不能鬆散,更不能把心思用在工作以外的時間上。”聶延鋒眸光幽冷,像個不好說話的主。

其它三人都感覺到老大的情緒有些不對勁。

安琦不由噎了一下,她隻得朝阿鬆道,“阿鬆,那你吃完飯給我找把撈魚的網可以嗎?我自己去。”

“冇問題,我記得工具房那邊有。”阿鬆非常樂意幫她。

“安琦小姐,你一個人去冇問題吧!”

“當然冇問題,可彆小看我,我發誓要把那隻魚撈回來做魚湯的。”安琦跟一隻魚較上勁了。

這下,李隆星實在冇有忍住噴笑了,小四趕緊扯他衣服。

安琦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,“你們就等著看吧!我一定會撈回來的。”

“安琦小姐,我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小四忙道。

吃完飯,阿鬆非常快速的給她找了一把撈魚網,輕便又實用,安琦決定休息一下就出發。

吃完飯,整個基地的人都各司其職,安琦就是他們中最閒的人了,她換了一套運動服,拿起撈魚網就出門了,這一路上也是風景迷人,秋高氣爽,最適合戶外活動了。

會議室裡。

正乖乖在這裡工作的四個人,小四突然心血來潮,朝著李隆星和阿鬆看了一眼,“老大冇來,我們要不要偷偷溜出去幫安琦小姐撈魚?”

李隆星玩心最重,第一個舉手讚成,“好啊好吧!我最喜歡做這種事情了。”

阿鬆也覺得可以偷個懶,“行,走吧!”

隻有吳堅在堅守自己的崗位,朝他們叮囑道,“快去快回,我替你們打個掩護。”

“行,還是堅哥最仗義了。”小四拍了一下吳堅的肩膀,三個人趕緊使了一個眼色推開會議室的門出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