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,上次安諾說訂婚了,也不知道她的訂婚對像長什麼樣子,她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,任何事情都會第一時間分享的。

就在這時,她的房門被敲響了,她打開,隻見聶延鋒站在門麵,朝她道,“收拾一下,十分鐘後我們出發離開。”

“十分鐘?”安琦覺得這時間太短了吧!

“你隻有十分鐘,如果收拾不完,你人直接上車。”聶延鋒的語氣裡命令意味十足。

安琦眨了眨眼,她感覺自己成了軍事化訓練的對像了,她隻得點頭道,“行,我儘量收拾完。”

安琦趕緊找到了一個袋子,收拾自己重要的東西,然後還有穿過的衣服鞋子,又在鏡子麵前重新紮起了頭髮,再看時間,隻有兩分鐘了。

她忙拉開了門提包出來,在外麵的籃球場旁邊,停著三輛黑色越野車,顯得格外神秘。

安琦走過來時,小四笑嘻嘻的給她開門,“安琦小姐,請上車。”

安琦站在門口看了一眼,已經有人坐在裡麵了,正是聶延鋒。

安琦冇有猶豫的上了車,坐下之後,也冇有係安全帶,這時,男人扭頭看她一眼,“繫上安全帶。”

安琦隻得乖乖的繫上安全帶,小四拉開車門坐上來,扭頭朝安琦道,“安琦小姐,告訴你一個好訊息,季澤那渾蛋進局子呆著了。”

安琦有些愕然的看著他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是我們兄弟找到他PC的證據,把他給送進去的。”

安琦聽完,果然心情好了幾分,“謝謝你們幫我教訓他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小四見她開心,他也很開心。

這時,車子開始整齊的駛出大鐵門的方向,直奔遠處的一條大道上。

安琦側著頭看著窗外的風景,也不知道他們要把她帶到哪裡去,而她也不想問了,不重要,帶到世界的角落她都願意。

“安琦小姐,要糖嗎?”小四回頭問她一句,遞過來一支棒棒糖。

安琦眼神一亮,伸手接過,“謝謝。”

“老大,你要嗎?”小四問向另一個一直沉默不語的男人。

“不用。”聶延鋒拒絕。

安琦見他小四手裡還有一根,她笑著伸手接過,“我幫他吃。”

安琦接過棒棒糖,扭頭看了一眼某個男人,發現他竟然這麼沉默,而這一路上,一定會很悶吧!

安琦原以為他們會停下來吃頓飯什麼的,然而車上隻有麪包和水,他們就這麼堅持著一路前行,除了換了人開車之後,安琦感覺坐得渾身痠疼的厲害。

並且昏昏欲睡了,當她睡著的時候,腦袋一會兒左邊晃一會兒右邊晃,令她很不舒服,而且還有些頭暈,終於,她請求的開口問道,“聶隊長,能不能讓我靠一靠啊!”

聶延鋒看著她一雙困頓的眼睛,他挪動了一個身子,安琦換到了中間的位置,直接不客氣的腦袋往他的肩膀上靠去,結實安穩的睡著了。

小四在前麵回頭看了一眼,揶喻的看向了某個男人,表示老大好福氣。

安琦就這麼坐了十個小時的車,終於,四周的風景從城市變成了原始的山區,而他們在山區裡走了不知道多久,窗外的夜空已經是滿天星辰了,安琦被一個石坑給顛醒了過來,她扭頭看著窗外,已經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天色了。

終於,在山頂處她看見了燈火,並不明亮的幾盞弱光,而他們的車子駛了進去,頓時進入了非常隱秘的山洞之中。

洞口並不大,但山洞裡卻是另有洞天的世界,處處充滿了高級的感覺,就像是電影大片裡那些神秘的部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