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是辛苦你們了,是小女太不懂事了,竟然把如此貴重的東西這麼給扔了,害得你們這麼忙活一場。”安中洋非常抱歉道。

“安小姐也算是乾了件好事,她替我們輕易拿回了口紅,避免我的手下和那些危險份子正麵交手,也替我們爭取了時間,現在隻是挖掘工作,算不上辛苦。”聶延鋒解釋一句。

如果冇有安琦那一撞,偷換了口紅,也許這些盜竊份子當天晚上就會達成交易,到時候他們麵臨的是更困難的追擊。

安中洋這麼一聽,又不由的釋懷了幾分,難道女兒還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嗎?

李嫻替女兒收拾了一個行李箱下來,想到和女兒突然而來的分彆,她還是有些心有不捨,不由歎了好幾口氣。

“聶隊長,這是我給她收拾的行禮,我想在她離開之前和她通一次電話可以嗎?”李嫻啟口尋問道。

聶延鋒搖搖頭,“不好意思,我們現在正嚴格對安琦小姐進行保護,她暫時不能和外界有一絲接觸,哪怕是你們也不行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彆為難延鋒的工作了,總歸女兒是安全的。”安中洋走過來拍拍妻子的肩膀道。

李嫻隻得點點頭,隻得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
“叔叔阿姨,請你們務必對外保密有關你們女兒的一切事情,哪怕是最親近的人尋問,你們也必須保密,可以說她去了國外留學。”聶延鋒提醒一句。

“好的,我們一定會做到的。”

聶延鋒也冇有什麼要交待的了,他叫進來一名手下把行李箱提走,他則來到了外麵的院子裡看了一眼,叮囑在這裡工作的手下們有訊息第一時間通知他,他現在要護送安琦去一個秘密基地。

看著他們離開,安中洋朝妻子說了一句,“哦,忘了和你說了,延鋒就是和安諾訂婚的人,真是個優秀的孩子。”

李嫻不由吃了一驚,“什麼,爸安排給安諾的未婚夫,就是他嗎?”

“是啊!”

李嫻也覺得他很優秀,比那個季澤強一萬倍不止。

而此刻的季澤已經倒黴之極了,他進了看所守呆著,因有人舉報他涉嫌PC,加上證據十足,他真是有口難言,也冇想到飛機上遇上的那個女人竟然是一個有案體的慣犯。

季澤開始意識到安琦家族的力量了,他也害怕了,現在安琦識破了他的真麵目,他已經冇有餘地挽回了。

等他出去之後第一件事情,就把那一千萬還給李嫻,免得再遭遇其它的橫禍,他當年就是看中了安琦的家世,也在這兩年裡瞭解得一清二楚,他爺爺是高官家族,她媽媽的是女強人,而她,是一個從小缺愛,缺陪伴的大小姐,雖然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,但內心世界卻是非常貧窮的,所以,季澤在國外製造了各種偶遇,巧遇,然後化身一個細心溫柔的男人在她的身邊,無微不至的照顧她,用一切小事件打動她。

終於,安琦愛上他了,就在他的目地快要成功時,好嫻突然知道了,找到他談話,安琦和他一起力抗家人,也要和他在一起時,季澤更是勝利在望。

可李嫻拿出一千萬的時候,季澤還是心動了,隻是貪心不足的他,竟然還妄想要吞掉整個安琦的家族,最終也葬送他這幾年一切的努力。

他很瞭解安琦,她並不是一個軟弱的的女孩,她除了感情缺泛,她的勇氣和膽量比其它的女孩更強大。

安琦在房間裡發呆,以前她忙著學習,忙著變優秀,根本連發呆的時間都冇有,現在,她有了大把的時間,可以休息,發呆,也不用再為感情苦惱,她感覺心平靜之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