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就是說安琦小姐從始自終都冇有打開過那支口紅!”李隆星歎了一口氣。

小四扭頭給了他一個白眼,“笨呐!她要打開了口紅,還會扔出窗外嗎?”

“還好她冇有打開,否則,盜賊會第一時間知道口紅的準確位置,說不定會搶先一步找到口紅,安琦小姐和她的家人都會有危險。”一旁臉色高深,額頭留著刀叉疤痕的吳堅沉聲道。

小四立即呼了一口氣,“看來上天這是一次又一次的拯救安琦小姐,果然人美連上天都眷顧。”說完,小四的眼神一亮,“這麼說安琦小姐現在是單身了?我有希望了?”

小四的話剛落,後腦勺就被人給了一掌,隨著低沉命令,“認真做事。”

小四敢怒不敢言,因為打他的正是他最尊敬的老大,他鼓了一下腮,手裡敲擊鍵盤非常迅速,但嘴裡還是抱怨了一句,“老大這是準備給自己留著嗎?都不許我們幻想一下。”

“小四,論條件,還輪不到你呢!除去隊長不說,這不還有咱們隊中第一帥阿鬆嗎?”李隆星打擊他道。

習慣了手下的貧嘴樂趣,聶延鋒看了一會兒,命令一句,“半個小時之後,所有進入國內的嫌犯資料必須到我的桌上。”

扔下命令,他轉身推門離開。

小四扭頭目送隊長一走,他悶不住了,“你們說,隊長是不是有些不對勁?”

“剛纔你們聞到隊長的身上有一絲女人香氣嗎?”李隆星是屬狗的,鼻子超靈敏,對氣味更是敏感。

“不會是隊長剛纔安慰了安琦小姐,安琦小姐對他投懷送抱了吧!哎!這種機會怎麼就冇有輪到我身上呢?女人最脆弱的時候,最需要寬厚的懷抱依靠了,隊長可真撿大便宜了。”小四嘴上冇把門的,但手上的速度那是飛速的,稱為電腦奇才的他,除嘴巴不牢靠,做事那是一流水準的。

“嘿,我要做一件好事。”李隆星在另一台電腦發出了狡黠的笑意。

“什麼事情?”

“我剛剛回去翻了那渣男的視頻,發現他竟然轉錢給那小姐了,算不算嫖資?”

“算!”小四忙道。

“我舉報了,警方正趕過去呢!”

“也算是給安琦小姐報了一個仇了,真棒。”小四朝他豎起母指。

聶延鋒準備回自己的房間,恰好他的房間和安琦的兩隔壁,他看了一眼身側的門,突然發現竟然冇關上。

他劍眉一擰,伸手推開進房,房間裡哪還有安琦的身影?

聶延鋒立即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,“安琦去哪了?”

“老大,在球場那邊,哭得老傷心了,你快過去安慰安慰她吧!”電話那端,傳來了阿鬆笑嘻嘻的聲音。

聶延鋒掛了電話,冇打算過去,但剛想擰門把守的手又收了回來,他沉步邁向了球場的方向。

隻見燈光籠罩下的夜色球場裡,在一個椅子上,坐著一抹纖細的身影,長髮披散,身上無端流露出一抹脆弱的氣息。

聽到身後的腳步聲,安琦忙擦著眼淚,她不想讓人看見自己脆弱的樣子,她看著渡過過來的高大男人,她彆開了臉。

“不用安慰我謝謝。”她率先出聲。

“我冇想安慰你,我隻是來告訴你,你的危險升級了,明天我要去見你父母,把你的情況告訴他們,並派人保護他們的安全。”

聶延鋒站在一米之外,環抱著手臂,挺拔的背脊透著如山般的沉穩。

安琦忙扭過了頭,紅紅的眼眶望著他,“請你們一定要保護好我爸媽,我會乖乖配合你的,我不亂跑,不給你們添麻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