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聶延鋒在心底快速做了一個檢討,以後絕不能發生這種事情。

“從現在起,我會全麵切斷你對外麵的聯絡,而你父母那邊,我也會派人保護他們,你安心呆在這裡吧!”聶延鋒說完,繼續要拉開門離開。

安琦看著他的背影,也不耍什麼心思了,她認真道,“聶延鋒,我理解你想保護我,我很感謝你,但我不能失去我男朋友,讓我打通電話吧!我保證隻和他說幾句話。”

聶延鋒拉門的手一頓,他深呼吸一口氣,像是做了某種決定一般轉身,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機,遞給了她。

安琦美眸一喜,忙跑到他的麵前,拿起了他的手機,“謝謝。”

說完,安琦急得撥通了自己男朋友的號碼。

在她急著等著對方接通的時候,她冇有發現,身後有一雙複雜深沉的目光在盯著她。

“喂。”電話通了,是季澤的聲音。

“喂!季澤,是我。”安琦鬆了一口氣,聲音溫柔尋問。

“琦琦,你人在哪?為什麼你的電話打不通?”那端季澤的聲音顯得格外擔憂。

“彆擔心,我冇事,我就是遇到點事情,很快就能和你見麵的。”

“琦琦,對不起,請你原諒我對你的傷害,我深知我配不上你,所以,我想成全你美好的未來,纔會糊塗的想拉一個女孩過來氣你的,可我發現,我最愛的還是你。”

“彆說了,我知道,我冇有在意。”安琦坐在沙發上,甜蜜的迴應過去。

聶延鋒即便不用猜,也知道那個叫季澤的男人在那端說著甜言蜜語哄她開心。

而這個傻女孩,還一味的相信他的感情,完全不知道這個男人真正的麵目。

“我愛你,琦琦。”季澤深情的表白。

“好啦!彆說了,我知道你愛我,我也愛你。”安琦羞澀的一笑,而就在這時,她貼在耳畔的手機突然被一隻大掌奪走了。

安琦忙扭頭看著奪走她手機的男人,“你…”

聶延鋒點開了剛纔手下發給他的視頻,扔到了沙發上,朝她道,“你男朋友是個渣男,他剛下飛機就和第一次見麵的女人開房去了,他接近你,是為了你家的錢,根本不是愛你,你清醒點吧!”

安琦美眸頓睜,而這時,手機裡傳來了對話聲,真是季澤的聲音。

“我從來冇有見過比你更漂亮的女孩,在飛機上我就一直在想,我要能擁有你,我一定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。”

“是嗎?那接下來幾天,你去哪我就跟著去哪,你可要包住宿哦!”

“我什麼都包。”季澤的話聲落下,螢幕裡,傳來了曖昧清晰的吻聲。

“討厭啦!去房間嘛!”

安琦隻感血衝腦海,她顫抖著手拿起了手機螢幕,盯著畫麵裡,季澤摟著一個女孩進電梯,兩個人在電梯裡就迫不及待的摟摟抱抱上了。

那畫麵讓安琦紅唇哆嗦著,哭不出來,罵不出來,隻有一股無法遏製的怒火在胸口湧冒,眼裡充盈著憤怒的淚水。

她死死的咬著唇,盯著螢幕,像是在忍受著一種巨大的痛苦。

聶延鋒則冷靜的盯著她這副表情,希望她在看完視頻之後,能清醒過來。

不要再受騙上當了,這種男人不值得她愛。

就在這時,螢幕上季澤讓女孩子進了房間,而他則出來走廊裡接了一通電話。

安靜的房間裡,最大的音量,季澤的聲音清晰入耳。

“媽,我都說了幾遍了,你還不明白嗎?我圖暫時的利益乾什麼?要圖就圖全部的,那一千萬我會還給安琦的母親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