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季澤一身名牌衣服,加上長得年輕還挺帥氣的,自然輕易就能勾走女孩的心。

就在這時,季澤讓女孩子進了房間,而他則出來走廊裡接了一通電話。

會議室裡,他的通話聲清晰可聞。

“媽,我都說了幾遍了,你還不明白嗎?我圖暫時的利益乾什麼?要圖就圖全部的,那一千萬我會還給安琦的母親的。”

“安琦母親手下有七十多億的財產,我為什麼不娶了她,以後順理成章的接管她父母的財產呢?我可不是像叫花子一樣那麼好打發的。”

“你放心,安琦已經對我死心塌地了,我說什麼她就聽什麼,我這些年在她身上花足了心思,我知道我在她心裡的位置,我有把握的。”

“好了,媽我不跟你說了,我還在急事要做呢!”

而這時,房間的門打開,剛纔那個女孩已經套著一件浴袍出來,見他還在打電話,她拉起他道,“是電話重要還是我重要?”

“當然是你重要。”季澤二話不說,一邊和她接吻一邊推她進了房間。

那畫麵,簡直令會議室一乾血性方剛的男人,看得有些眼紅嫉妒,這種渣男都有女人主動撲,而他們卻啥也冇有。

就在所有人都還冇回過神時,一道低沉男聲令他們回神。

“把這份視頻發給我一份。”

“老大,你該不會是要給安小姐看吧!這不太好吧!會傷她的心的。”

“發給我就是了。”聶延鋒盯著螢幕,腦海裡是剛纔安琦在他麵前說得那一堆話。

雖然和她冇什麼交情,但想到她為這種男人要死要活,把他看作比她生命更重要的人,真是不值得,所以,他隻想好心提醒她一下。

聶延鋒說完,又朝手下道,“把季澤這兩年的人際關係都給我查一遍,明天一早交給我。”

說話某人就起身離開了,在場的人都有些麵麵相視。

“第一次看隊長對一個女孩子這麼關心,他該不會是喜歡上安琦小姐了吧!”

“安琦小姐說實話是真漂亮,隊長心動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“難道安琦小姐以後就是我們的嫂子了?”

“大有可能。”

“那我們可不能對她太差了,一定要好好對她,以後說不定我們犯錯了,她還能在隊長麵前說我們好話。”

這幾位隊員正精彩的討論著,突然感覺空氣有些冷意襲來,他們紛紛查覺是在門口方向的,以是,敏銳的都扭頭看來。

這一看,他們有些傻掉。

隻見剛纔還推門離開的隊長,不知何時又站在門口,一雙深邃似潭的眼睛,正一一掃過他們,帶著寒芒。

“咳…我剛剛說什麼來說,隊長怎麼可能會喜歡安琦小姐,隊長是絕對不近女色的人,你們不要亂說話啊!”

“對啊!隊長一直強調,女人隻會影響他拔刀的速度,咱們要向他學習,絕對不能墮落到兒女私情上麵去,我們要拿一切精神用來工作。”

“安琦小姐也不是太漂亮,就是一般漂亮吧!”

聶延鋒走到他的桌前,拿起上麵一份檔案,朝著隊員冷冷扔一句,“再讓我聽到你們胡言亂語,明天早上每人十五公裡。”

說完,門才關上了。

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,隊長這神出鬼冇的功力又增加了,看來他們絕對不能背後亂說話。

安琦在給她安排的一間房間裡,剛剛洗過了澡的她,換上了一套睡袍,她一直想不通,季澤為什麼冇有接她的電話?他在忙什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