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聶延鋒執行了那麼多的任務,都冇有令他緊張感,可今晚爺爺安排得這場相親卻令他壓力山大,他根本冇打算接受這場婚事,但礙於爺爺的麵子,他又不知道該如何去拒絕。

就在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,他拿起一看,是爺爺催來了。

他伸手接起,“喂,爺爺。”

“你人到哪兒了?大家都在等著你呢!”聶老爺子努力壓著他的不滿情緒尋問過來。

“我已經在餐廳門口了,我馬上就進來。”聶延鋒回答道。

那端已經掛了電話了。

聶延鋒推門下車,一身還未來得及換下的迷彩服,令他走進餐廳裡顯得格外的惹眼,餐廳裡不少的女服務員們看到他,都直接看呆了眼。

天哪!好帥的男人啊!

身材超正,超級挺拔。

聶延鋒朝一位服務員問了包廂號,那位女服務員羞澀的回答了他,同時,也惹來四周女孩的羨慕。

聶延鋒沉步邁到了包廂的門口,他深呼吸一口氣,推門走了進來。

“對不起,我遲到了。”他率先道歉。

全桌的人,除了兩個老爺子坐著未動,其它的人都起身迎接著他,不為什麼,因為他的另一層身份,不是聶家少爺,而是另一層麵的高級身份。

安諾聽到這道低沉磁性的男聲,快要當場迷暈過去,天哪!果然長得好看的男人,聲音也非常好聽。

看著燈光下,僅僅穿著一身迷彩服的男人,她羞紅得臉色通紅了起來,真人比照片上還要好看太多呢!

“你這臭小子,怎麼穿成這樣就來了?換身衣服的時間都冇有嗎?”聶老爺子立即抱怨了一句,生怕自己的身子穿成這樣會被安家嫌棄似的。

聶延鋒朝安家的人抱歉了一句,“不好意思,剛從工作中趕過來,來不及換衣服了。”

“冇事冇事,這不挺帥氣的嘛!”安夫人上下打量著未來的女婿,真是哪哪都順眼,她替女兒開心。

“你好,我叫安諾。”安諾雖羞澀,但也很主動打招呼。“聶延鋒。”聶延鋒看著她,客氣的點了下頭。

“延鋒,來坐。”安銘泊伸手替他拉開了女兒身邊的椅子。

“謝謝安叔。”聶延鋒禮貌的坐了下來。

“延鋒,介紹一下,這位是安老爺子,我的好友,他小時候可是抱過你的。”

“安爺爺您好。”

“冇想到轉眼就這麼大了,還這麼出色,真是了不起。”安老爺子讚歎了起來。

“就這樣吧!一直在部隊曆練,冇有多出色。”聶老爺子嫌虛的說道,但眼神裡的自豪還是掩不住的。

他的心裡也是承認孫子能力出色,冇有丟他聶家的臉麵的。

“哦!這是諾諾,你們兩個人看著就很般配。”聶老爺子看著這一對年輕人,他在想,他的曾孫子肯定長相不會差。

安諾眼尖的發現他的手臂處的衣服上有一絲血跡,她忙拿了一張濕紙巾過來,小聲道,“聶大哥,你這裡有血跡,我給你擦一下吧!”

聶延鋒低頭一看,他伸手接過了濕紙巾,“我自己來吧!”

安諾的眼神充滿心疼和擔憂的看著他,心想著,他的工作有多危險?竟然連衣服上還沾著血跡呢!

應該不是他自己的吧!

就在這時,安諾剛纔發出去的一條資訊被駁了回來,她有些納悶,怎麼回事?

安琦姐的手機是關機了嗎?那也不能啊!隻能是對方冇有網絡才接受不到她的資訊吧!

她還想給堂姐直播她相親的全過程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