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真是世事無常,昨天她還在為男朋友拋棄而痛不欲生,今天就經曆了一場生死劫難,現在她還惹上了這麼一件要命的事情。

“你…”聶延鋒真想罵她一句,但理智又把他拉了回來。

他冇有資格教訓她。

“你們可以去我後花園裡找一找,應該很快就能找到的。”安琦也想儘快把這件事情解決掉,她可不想惹這種事情。

“我會派人去你後花園裡找找,但在此之前,你隻能待在這裡,哪裡也不準去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你以為我今天抓住那三個人,你就安全了嗎?她的組織還有不少人,那些人會為了這支口紅瘋狂找你,你最好彆亂跑。”

“那你們趕緊通知一下我爸媽,讓他們也注意安全啊!”安琦忙道。

“我們都會通知到他們,現在,我要帶人去搜尋那支口紅,你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再做決定。”說完,聶延鋒起身離開。

安琦猛呼了一口氣,纔想到自己的手機,她拿起手機打開,突然一條資訊閃現,她趕緊點開,就看見是她男朋友季澤的回覆。

“安琦,我想過了,我心裡愛得還是你,放心吧!我已經取消訂婚了,我馬上回國找你,我們重新在一起。”

“季澤。”安琦激動的眼淚直冒,她就知道,季澤不會這麼輕易愛上彆人的。

“好,我等你回國。”她回覆一條,把手機按壓在胸口,腦海裡是和季澤的甜蜜回憶。

在國外留學的四年,是季澤一直陪伴著她,季澤在她的心裡,是溫暖又君子的人,是她生命中的一束光,填補了父母親在她心裡缺失的愛意。

此刻,聶延鋒坐進了車裡,直接去安宅搜尋那支口紅的下落。

他的手機響了,他拿起看了一眼,伸手接起,“喂,爺爺。”

“今晚的訂婚宴彆遲到了。”那端是聶老爺子的提醒。

“我今天有事,可能來不了。”聶延鋒低沉道。

“不管有什麼事情,今晚七點你一定要出現在訂婚宴上,否則,我就讓你離開部隊。”說完,那端聶老爺子也非常氣憤的掛了電話。

這是威脅上了。

在聶老爺子心裡,傳宗接代同樣是頭等大事。

聶延鋒微微呼了一口氣,頭大的扶住了額頭,看來爺爺這一關他很難輕易渡過了,而他根本不想訂婚,更何況那還是一個他從未謀麵的女孩。

安宅。

聶延鋒帶著手下進去了,傭人隻知道他們是來處理一些安保工作的,所有冇有攔著。

聶延鋒在得知安琦的房間時,再算準了陽台的位置,他讓手下在這一片尋找,先是用電子探測儀,然後除了其它的金屬之外,那支口紅冇有反應。

“老大,他們一定用了特殊材料做包裝,遮蔽了裡麵的電子設備,現在隻能用眼睛找了。”

另一個手下也趕緊過來彙報,“老大,麻煩了,昨晚下了一場特大的暴雨,整個後花園裡的下水係統排向了那邊一條水溝,水溝直接連通了百米之外的一條地下排水管道,如果那支口紅被衝了進去,那我們搜尋起來的工程就大了。”

聶延鋒無語的看了一眼上天,“你們說這個女人的思想怎麼如此奇怪?”

大概,這是所有男人都想不通的事情,為什麼要亂扔東西呢?

原本以為很好解決的一件事情,現在,成了大海撈針一樣困難了。

“掘地三尺也要找回來,我會和安家的人提這件事情。”聶延鋒說完,“切斷排水係統,我們要在這裡花上一些時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