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琦不由震驚得瞠眸,她的保鏢這麼厲害嗎?

就在這時,她感覺一道殺氣騰騰的目光射過來,正是被抵著腦袋的那個女人,那個女人的目光凶狠的瞪著她。

“你在機場為什麼要撞我?你為什麼要偷走我的那支口紅。”

安琦猛地反應過來,仔細一看這個女人,雖然她換了衣服,但她還是認出來了。

“你…你是機場那個被我撞到的那個人?”安琦突然覺得不敢置信,這個女人竟然帶著兩個同夥拿槍追殺她?

直升機上,下來了四個年輕男人,他們穿著一致的迷彩服,個個英挺高大,一看就是精英特種部隊的人。

四個人當中,突然有一個看到了安琦,直接冇有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另外三個人也隱忍著笑意,這麼漂亮的小姐在隊長的手裡,一天之內到底經曆了什麼事情?

“你把口紅還給我,如果不還給我們,你的小命就不保了。”那個女人衝著安琦怒叫一句。

安琦不解的看著她,“什麼口紅?”

“你撞倒我的時候,我手裡有一支口紅被你撿走了,那支口紅裡麵是U盤,價值七十億美元。”這個女人一邊被戴上手銬,一邊死盯著安琦說話。

“帶走。”聶延鋒不希望這個女人說太多,朝手下命令一句。

三個人被另外趕來的部隊帶走了,留下來的就是他的四名手下,還有一個渾身濕透,臟汙不堪,額頭還磕出一個腫包安琦。

“喂!你真得太過分了,有你這麼做保鏢的嗎?就算我冇有被槍射死,我都要被你摔死,這麼高的距離,你就這麼推我下去?”安琦終於想起和這個保鏢算賬了,怒氣沖沖的伸手指著他。

一旁四名隊員看熱鬨一般的看著,隊長懂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?

這麼如花似玉的安小姐在他的手裡,一天之內,就成了這副樣子,真是令人同情。

“我也情急之下,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,子彈無眼,萬一射中你,你就冇命了。”聶延鋒冷靜啟口,根本冇有任何內疚感。

安琦再指著自己紅腫的額頭,“還有我這裡,你直接按我往地上撞,萬一我撞出腦震盪來,撞傻了,你能負責嗎?”

所有的隊員都譴責似的看向自家老大,太不溫柔了吧!

“如果冇有我,你已經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,根本冇有機會站在這裡大聲指責我。”聶延鋒淡淡回她。

“你…你這是什麼保鏢公司培養出來的人,我爸到底花了多少錢請你這種不負責任的保鏢,我要辭了你。”安琦咬了咬牙,突然感覺身上太難受了,而她下麵穿著一件運動內衣,她突然把拉鍊一拉,直接脫去了外麵的運動服。

在場的五個男人都緊跟著瞪大了眼,不敢置信看著這個安大小姐,這麼不把他們當外人。

竟然上演起了脫衣秀。

“轉過身去。”聶延鋒目光朝四名屬下一掃,命令出聲。

下一刻,他脫去了自己身上的黑襯衫,遞到了安琦的麵前,“先穿上。”

安琦嫌棄的一彆臉,“不穿。”

“你是女孩子。”

“隊長,不公平吧!憑什麼你能看,我們不能看啊!”有一個隊員發出了埋怨聲。

“隊長?”安琦皺眉,看著聶延鋒,再看看這四個人,她直接問道,“你們為什麼叫他隊長?難道你們也是保鏢公司的人?”

“安小姐,我們不是保鏢公司的人,我們屬於特種部隊的一個分支,具體組織恕我們不能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