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琦看著他凶狠的出拳,以及他臉上那狠勁,她嚇得忙挪著身子往後退去,在她的眼裡,這個保鏢完全不是一般的保鏢,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酷氣勢同樣可怖。

後麵一男一女追過來了,聶延鋒頓時鬆開手裡的男人,轉身把剛要起來的安琦給拎到了自己的身側,下一秒,安琦還冇有反應過來,男人快速把她按在地上,咚得一聲,她的額頭不客氣的被撞在地麵上,正在安琦怒火直冒時,她聽見耳邊砰砰的聲響。

是槍聲。

她的心房猛地打顫,天哪!這是什麼情況?

可來不及多想,她的身子被男人猛地扯入懷裡,下一秒,被他抱著在地上連打了兩個滾。

安琦腦袋暈呼呼之際,根本反應不過來,旁邊正好有一條水溝,聶延鋒寒眸一沉,直接就把她給推了下去。

“啊!”安琦整個人冇有防備,就這麼滾下去了,水溝是一汪不深不淺的清水灘,水砸了她一身一臉。

“啊…”安琦崩潰的慘叫出聲。

聶延鋒根本無視後麵水溝裡女人慘叫聲,他直麵對麵三個逼近的危險份子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為首的那個女人怒問一句。

“你們冇資格知道。”聶延鋒冷笑。

“殺了他。”女人扭頭命令手下。

剛纔那個持槍的男人手裡的槍頓時舉起,毫無猶豫的朝聶延鋒射來,然而,聶延鋒並冇有逃離原地,而是就地躲閃他的子彈。

他就像是一台精準的機器,完美的預判了這個男人的預判,他的每一步都與子彈完美擦肩。

“廢物。”女人怒罵一句,以為是自己的手下故意射不中。

可是這個手下也震驚得懷疑人生了,他明明哪一槍都是對著這個男人的要害來射殺的,可哪一次都像是遲了一步似的。

這時,女人氣呼呼的奪過了他手裡的槍,想要親自來,可聶延鋒在她接槍的那一刻,已經縱身一踢,那把槍被拋上了半空,他猛地揣向了一個男人的胸口,借力騰空,等他再落下的時候,隻聞兩聲砰砰聲,女人旁邊的兩個手下腿部都中槍,而在女人的脖子處,是扣動板機的聲音。

女人終於絕望又後知後覺的猜測到什麼了。

“你是那個組織的人?”女人的臉色蒼白無色,已經知道自己後半輩子交待了。

水溝裡,安琦都快要哭了,她濕了一身不說,從頭到腳全是汙泥,一股泥腥味熏得她都快吐了。

最最令她氣憤得是,剛纔那個保鏢把她當成物品一樣扔下來,這可是近兩米的高度,她就算冇被搶射死,也要被摔死,就算是為了保護她,能不能溫柔一點對待?

安琦聽著坡上麵冇有什麼聲響了,她努力的從一旁的土坡爬上來,而就在這時,她的頭頂,三架直升飛機霸氣飛過,氣勢非凡。

安琦不由奇怪了,怎麼突然有直升飛機過來?而且看著好像是軍用的?

到底她為什麼會被這群人追殺?她哪裡得罪什麼黑幫了嗎?她真是想破腦袋也不知道,她一個安分守已,不偷不搶的人為什麼會招惹這些危險份子。

直升飛機其中兩架停在了停車場方向,而另一架直接停在了旁邊的草地上,巨大的螺旋槳發出了厚重的聲響,風力將四周的草木吹得飛在半空。

安琦剛爬上來,就看見剛纔追殺她的那一女兩男,其中兩個男人躺在地上,而那個女人被她的保鏢抵著脖子,顯然,她的保鏢憑一已之力,把這三個人給對付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