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發完資訊,女孩放下手機,她的麵容雖然年輕,但眼神裡的堅定卻顯示著她不是一個軟弱之人。

機場。

剛纔那夥人分散著尋找,剛纔那個女人立即去了保安室登記了她丟失物品的資訊,很快,保安安排她進入了監控室,在特定的時間裡找到了她被人撞倒的畫麵,然後,也在鏡頭裡出現了這個女孩撿走那支口紅的畫麵。

鏡頭麵前的女人眼神快要氣得噴出火來了,她的口紅就這麼被調換了。

“對,就是這個女孩,她撿走了我的一份重要東西,我想要查到她的身份資料。”

“小姐,這個需要報警才行啊!”保安朝她道。

“證據就在這裡,她撿起了我的鑰匙,你知道那是我保險櫃的鑰匙嗎?我隻需要這個女孩的資訊,我會親自找她要回來的,不需要麻煩警方。”女孩一臉急燥道,而她的表情也不是演出來的,而是她真得處於急瘋崩潰的邊沿。

一旁的經理也是有些為難,泄露乘客資訊這種事情他們是不允許的。

“這個女孩明顯就是故意撞我的,你們難道冇有看見嗎?給我一個她的資訊,我也不是什麼壞人,我就是問她要回我的鑰匙。”女孩急得不行道,“我保險櫃裡有一份重要的檔案,今晚就要和客人簽約的,你們知道我要損失多少錢嗎?”

終於,經理還是決定把這位乘客的資訊給她,必竟隻是一場誤會,不是什麼危險事件。

可他們並不知道,此刻站在他們麵前的女人,已經是國際頭號犯罪份子之一。

女人接過了一份資料,正是視頻裡那個女人的號碼,以及她的名字。

“我們能幫小姐的就是這個了,其它的身份我們不方麵再告訴你了。”

“可以了。”這個女人轉身就急步離開了。

此刻,在黑色的越野車裡,一個男人正非常迅速的查詢著資料,這一群人都是學了一身本事的人,他們擁有高超的頭腦,也擁有不凡的手段。

很快,電腦裡麵就出現了一份詳細的資料。

男人咬牙道,“找到她了。”

此刻,照片裡那張清純的麵容,已經成了他們頭號追殺目標人物了。

“冇想到還是一個有點來曆的人,她的母親經營著一家市值八十億公司的總裁,父親是手握這座城市權位的二把手,嗬,有意思。”

“如果拿不回那支口紅,我就要她整個家族來陪葬。”為首的男人陰狠出聲。

“我們一定會找回來的。”

“硬搶是不行,我們不想在這裡打草驚蛇,現在我們可是被緊盯著呢!我們把交易日期改在一個星期之後,我們利用這個星期的時間行動。”

“明白,老大,我就算付也這條命,也要把東西替您找回來。”女人咬緊牙保證。

他們這個組織的成員有十二個人,他們專門以偷盜為生,隻是他們並不是普通的小偷,他們擁有世界最頂級的偷盜技術,而能被他們盯上的東西,絕對是世間罕有的。

這次他們偷竊的是一個剛研發成功的軍事成果,是一項武器的原版圖紙,他們也深知背後招惹了什麼組織人物,所以,他們步步小心,不容出錯。

“記住,我們絕對不能被人發現,要是被那夥人發現,我們就彆想逃出這個國家。”為首的男人雖然長著亞洲麵容,但他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凶狠冷酷麵相,像是一頭在荒野惡狼,極不好惹。

而他口中的那夥人,令車裡的人都身心緊張了幾分,那可不是簡單的國際刑警之類的,這次他們偷竊的東西,就是那個組織裡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