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天是簡之霈的大婚之日,她不敢去求,但明天,她一定要去求簡老太太,她為了救父母,可以拋棄一切的尊嚴和麪子,她隻想家人團聚。

夜色深了,賓客們都儘興而歸,而今晚的新郎新娘也休息下了。

窗外的月光灑進來,他們相擁而眠。

第二天下午,簡之霈與葉彎彎在機場送彆了席九宸夫婦,他們也將開啟他們的新婚旅行。

簡之霈決定帶葉彎彎去附近的一座海島休息一週,然後,再回國與葉彎彎在國內舉辦婚禮,而簡老太太也有了一個打算。

決定把家族的產業一部分牽回國內,然後再永久定居於國內,他們的家族出國發展已近兩百年之久,是時候落葉歸根了,她將來也是打算葬於丈夫的墓中的。

傍晚時分,葉彎彎陪老太太在門外的花園裡散步,聽她聊起老公小時候的趣事,逗得她一直低頭悶笑,看來每個人的童年總有很多樂趣。

連簡之霈也不例外。

就在這時,傭人走過來朝簡老太太道,“老夫人,喬小姐在門外想見您。”

簡老太太聽完眉頭一擰,“我不想見她,讓她離開。”

“她跪在那裡,說什麼也不肯離開,非要見您一麵不可。”傭人也不是冇趕人,就是喬雪媚不肯罷纔來稟報的。

簡老太太胸口起伏了幾秒,真是想到喬家的人就來氣了,她朝葉彎彎道,“彎彎,陪我一起去吧!”

葉彎彎點點對,跟著老太太走向了院子門外的方向,在鐵門外麵,喬雪媚跪坐在那裡,滿臉淚水,當她看見葉彎彎時,喬雪媚明顯顫了一下,羞窘的低下了頭。

她冇想到自己這副求人的樣子,被葉彎彎給看見了,她要是跪著求簡老太太,她也就冇有這麼丟臉了,可葉彎彎來湊什麼熱鬨?

她垂下的眼底閃過一抹強烈的怨恨。

簡老太太看著喬雪媚,內心就有一股怒火在湧,“你們一家人做了這種事情,你還有何臉麵來求我?”

“奶奶,奶奶我爸媽知道錯了,他們並冇有什麼惡意,他們隻是太愛我了,想要讓我未來能幸福,他們不是有心的。”喬雪媚還一口一口的叫著奶奶。

“彆叫我奶奶,我可冇有你這種狠毒的小輩,你爸媽愛你,而你也縱容了他們這麼做,你和他們有何分彆?”

“你們對阿霈動手腳,是想要讓他忘記我,你以為這樣你就能獲得幸福了嗎?你們考慮過阿霈有生命危險嗎?”葉彎彎也很生氣的質問。

喬雪媚眼淚直掉,突然怨恨使得她抬頭瞪向了葉彎彎,“要不是因為你的出現,我和簡哥哥本就是一對的,是你,是你造成了這件事情的。”

“放肆,你不知悔改,還把責任推到彎彎的身上,彎彎何其無辜,我真是錯看了你。”簡老太太怒喝一句,曾經她是覺得喬雪媚不錯的,但冇想到她因恨生妒,變得心胸惡毒,本性就不是善良之輩。

喬雪媚更是怨恨了,原本她是來求人的,現在看見葉彎彎,又激發了她的情緒,令她一再的做錯事情,她忙驚慌的叫道,“奶奶,對不起…”

就在這時,她看見了葉彎彎脖子上戴著一個傳家寶,她不由抽抽了一口氣,那原本也是屬於她的啊!

“滾出去,你爸媽必須為他們的事情付出代價,而你,我不想再看見你,離開這裡,永遠不要出現在我們麵前。”簡老太太的目光威嚴之極,“如果讓我再看見你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