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客房這邊,出發禮堂的時間還早,唐知夏彷彿冇有睡夠一般,埋在自家老公的懷裡,繼續享受早上美美的一覺,自從知道懷上之後,她便安心的進入了孕婦的心理了,一切都不急不燥了。

她要享受生活,她要安心待產。

席九宸抱著懷裡的嬌妻,滿眼的寵愛,眼底也有著強烈的剋製,給足了對她的愛,也有分寸的剋製著身體上的想法。

唐知夏像一隻慵懶的貓咪一般,趴在他的懷裡,擺著各種姿勢入睡,最後不小心發現自家老公的秘密,她笑得有些可惡,不由在他的鎖骨處親了一下。

席九宸低下頭,看著作亂的妻子,他伸手撫著她的長髮,危險警告,“再亂動,我可獸性大發了。”

唐知夏抬起一張精緻迷人的小臉,“你試試。”

席九宸笑著抵上她的額頭,“你這是有恃無恐了是吧!”

唐知夏就是仗著這會兒有張王牌,纔敢這麼懟他的,二胎冇來的時候,她可不敢,一懟這個男人就來真的,然後最後吃苦受累的還是她。

所以,現在可以得瑟一下了,她怎麼會放過機會呢!總算是有製服他的一天了,免得這個男人一天到晚不老實的儘想著欺負她。

並且找著很充分的理由,比如他追她的時候,她讓他吃儘苦頭之類的,他現在要如何如何加倍的彌補回來,唐知夏想到他追求她的時候,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啊!

席九宸一早被老婆弄得去衝冷水澡去了,心想著,這隻是剛開始,接下來衝冷水澡的時間多了。

聶延鋒已經準備好去禮堂的了,他今天一身黑色的西裝,筆挺的身姿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劍,昨天他出現在禮堂的時候,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。

今天,也有不少的女孩在期待著他的出現呢!

九點半,席九宸帶著妻子過去禮堂了,聶延鋒已經先一步到了,他站在禮堂外麵打電話,這時,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羞赫的站在他的身後幾步,一雙眼神愛慕的望著他的背影,想著和他認識一番。

而就在這時,聶延鋒的聲線突然冷沉了幾分,“你們是怎麼辦事的?就這麼跟丟了目標?你們都在乾什麼?”

女孩嚇得心房一顫,抬頭看著這個男人渾身散發著駭人的冷酷,她趕緊後退幾步跑開了。

聶延鋒聽完手下的彙報,他已經身線緊繃了,“等我回來再說。”

掛了電話,聶延鋒呼了一口氣,低頭看了一眼時間,他將在婚禮結束的時候離開。

十點準時,葉彎彎從婚車上邁下來,這次的婚禮並不是新郎在禮台上等候,而是由著他們兩個人一起同時進入殿堂。

整座婚禮都變了一種氛圍,粉色和藍色為主色調,這是葉彎彎喜歡的兩種顏色。

禮堂裡,前來的賓客們終於見到了這次婚禮的兩位主角了,昨天發生的事情所有賓客已經拋之腦後,因為他們看見了真正的新娘。

她美麗優雅的身姿,與新郎那麼的般配,簡直天造地設的一對兒。

他們一起挽手走過一座座鮮花拱門,在飄著花瓣雨的紅地毯上漫步而來,他們的婚禮宛如一首寫意的詩,充滿了浪漫與美好。

簡老太太滿意的點著頭,迎接著身邊客人的祝福。

他們站在了禮台上,在牧師的指引下完成了婚禮的誓言,他們毫不猶豫的回答我願意,他們在所有人的掌聲和祝福之中擁吻,為彼此戴上了婚戒,象征著他們這一生彼此守護的唯一摯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