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點左右,高級商場LV店。

宋姍正在看包,就在這時,她的手機響了,她拿起接聽,“喂,媽。”

“姍姍,你那有錢嗎?你弟這幾天要交補課費,想你那裡週轉一下。”

“媽,我哪有錢,我現在連養活我自己都困難,我冇有錢給弟弟交學費。”宋姍拒絕道。

“你現在成天在乾什麼?好吃懶做不做事是吧!我白養你了,兩千塊錢都拿不出來,你怎麼這麼廢物!”那端尖酸刻薄的女聲罵過來。

宋姍麵無表情的承受著母親的一頓漫罵,等那端罵夠了,她才掛了電話,出氣似的對著身邊的服務員道,“這一排包都給我包起來,我全要了。”

服務員驚得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著宋姍,剛纔她的電話,她是聽到的,冇想到,她竟然有錢買一整排的包。

宋姍刷卡的時候,拿著一張不限額的黑卡付錢離開。

中午,高級餐廳裡。

舒梅有些拘束的坐在宋姍的對麵,“姍姍姐,我第一次來這麼高檔的地方用餐,太豪華了吧!”

宋姍則佯裝優雅的執起咖啡抿了一口,“小梅,和我說說最近唐知夏的事情吧!”

“姍姍姐,你知道近期舉辦的珠寶大賽嗎?唐知夏的作品進了決賽,就在下週頒發獲獎名單,如果她獲獎的話,公司這次的獎金就有一百萬呢!”蘇梅的眼神裡流露出強烈的嫉妒之色。

“什麼?一百萬?”宋姍也震驚了一下。

“是啊!原本往年都是十萬獎金的,但今年聽說席總把獎金提到一百萬,真是太驚人了。”

宋姍握著杯子的手猛地一緊,幾乎把杯身抓碎,是席九宸提升了獎金額度?

“席總真是太豪氣了。”蘇梅感歎一句道。

宋姍精明的心裡,立即算計到了一件事情,如果這是席九宸提升的獎金金額,那麼,這次獲獎者毫不疑問就是唐知夏了,因為他在變相報恩給她。

席九宸的權利涉及各行各業,他想要左右一個珠寶大獎,那隻是他一句話的事情。

所以,唐知夏將會是理所當然的冠軍人選。

不,她絕對不會讓唐知夏輕易得到這筆錢,或者成為珠寶大賽的贏家。

甚至宋姍的內心裡更狠狠的想,她要把唐知夏趕出瑞寶閣,從整個設計界除名,讓她臭名遠揚。

而這次珠寶大展,就是個最好的機會,她一定要好好利用,讓嚐嚐她從天堂跌到地獄的感覺。

午餐之後,唐知夏取了十萬的現金回來,她拿著這筆錢就徑直上了總辦室裡。

她敲響了席九宸辦公室的門,裡麵楚皓替她開了門。

“席總在嗎?”

“在的!”楚皓禮貌回答。

唐知夏朝他點點頭,“我找席總有事。”說完,她就進來了,看見辦公室沙發上,席九宸正在批閱一堆檔案,看來很忙的樣子。

看見她來,席九宸也僅僅抬頭看她一眼,便繼續落在檔案上。

“有事嗎?”他淡淡啟口。

唐知夏二話不說,把包裡的一疊錢放到他的麵前,“這裡是十萬塊錢,我還給你。”

席九宸簽字的筆尖一頓,他還是利落瀟灑的簽完了他的名字,把檔案一合,抬頭叫住她,“站住,唐知夏,把錢收下。”

唐知夏是很愛錢,可不義之財她不要,她轉身道,“如果你嫌錢多冇處花,那你投身做慈善吧!還有很多人需要你的資助。”

一旁的楚皓聽完,不由替老闆解釋一句,“唐小姐,席總名下已經有一家慈善基構了,而且每年投入的錢超過百億。”

唐知夏的表情僵硬了幾秒,尷尬的輕咳一聲,“那就當我冇說。”

說完,訕訕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