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閉上眼睛,深呼吸一口氣,她抬起頭,朝簡之霈道,“你剛纔那句話還算話嗎?是不是隻要我回答你就能做到?”

簡之霈的眸光微睜,他猛地掙開了被喬雪媚挽緊的手臂,快步到床沿檢視她的臉。

葉彎彎根本不在乎臉疼不疼了,她隻是目光緊緊的看著簡之霈,眼淚裡有淚光,也有她堅強的隱忍。

“葉彎彎,你說什麼呢!你要讓簡哥哥答應你什麼?”喬雪媚強忍著怒火,好奇質問。

“你的臉…”

“彆管我的臉,我就問你,算不算話。”

“算話。”簡之霈目光鎖著她道。

“好,我答應你,我和我男朋友分手,你放棄娶這個女人為妻。”葉彎彎的手指,直指喬雪媚,“她根本配不上你。”

喬雪媚的臉色漲紅起來,她終於忍不住了,朝葉彎彎怒叫一句,“葉彎彎,你胡說什麼,你敢說我配不上簡哥哥?”

“你哪一點配不得他?你虛偽野蠻,毫無教養,內心狠毒,我不許你嫁給他,不許你汙染他的人生,你不配。”葉彎彎雖然虛弱無力,可她的聲音卻字字珠璣,直穿人心。

簡之霈錯愕了幾秒,不敢置信的聽著這句話,他回頭看向喬雪媚,“是你打的?”

喬雪媚觸上簡之霈冷若冰霜的眼神,她不由嚇得後退了兩步,“簡哥哥…我…我不是故意的,我隻是生氣她破壞了我們的婚禮…”

“你有什麼資格打她?”簡之霈的怒火在眼底閃爍,今天,是喬雪媚這幾天以來,見過情緒波動最強烈的簡之霈。

他的情緒,全為葉彎彎而流露。

喬雪媚的內心不由震驚,不可能,父親的藥早就讓他忘記葉彎彎了,他怎麼可能還會如此顧及葉彎彎呢?而且,他不是有後遺症嗎?

“簡哥哥,對不起,我向她道歉,我們快去婚禮吧!大家一定等急了。”喬雪媚伸手就過來挽他。

卻被簡之霈冷冷一瞪,嚇得她手一縮,整個人也後退一步,由於踩到了婚紗的裙襬,她直接絆倒在地上。

喬雪媚故意流露出可憐之色,扶著腰喊著疼,想著簡之霈會不會對她生出憐愛之情,過來扶她起來。

可是簡之霈的目光全在葉彎彎的臉上,看著她那麼好看的臉竟腫起來了,他的心裡湧過一抹心疼。

是他的錯,他如果一直陪在她的身邊,喬雪媚就冇有機會動手了。

葉彎彎的目光,清冷的看著地上裝模作樣的喬雪媚,想著她還能演到什麼時候。

果然喬雪媚也不想演了,她還是自己撐著地麵站起了身,整理了一下婚紗,朝簡之霈道,“簡哥哥,我知道錯了,我真得錯了。”說完,深呼吸一口氣朝葉彎彎道,“葉小姐,我誠摯的向你道歉,請你原諒我剛纔的無禮。”

“我不想原諒你。”葉彎彎恨恨的看著她,她恨得不是自己臉上的傷,而是恨她在簡之霈麵前,她這種虛假做作的樣子。

如果今天換一個優雅大方的女孩嫁給簡之霈,她都可以祝福他們,可喬雪媚無論是教養還是品德,都配不上他,所以,葉彎彎就算成為一個惡人,去破壞他們的婚禮,她也無所謂了。

她不能讓她深愛的男人,後半輩子就跟著這樣的女人生活,他一定不會快樂的。

“葉彎彎,你不要給臉不要臉,你還想要我怎麼樣?簡哥哥是我的未婚夫,這是事實。”喬雪媚的理智有些失常了,即便當著簡之霈的麵前,她也難於壓抑內心的情緒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