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事情比結婚更重要?他在哪,你帶我去見他,我不要去禮堂,我要找到他,讓他陪著我一起去。”喬雪媚心知道,如果新娘到了,而新郎遲遲不到,那是有多丟臉的事情。

所以,她一定要和簡之霈挽著手一起出現。

現在家裡父母親已經提前過去招呼賓客了,她將乘坐豪華的主婚車車隊前往的,因為那裡有一排迎接隊伍,她怎麼可能隨便坐一輛車就過去?

“喬小姐,時間來不及了,您先過去禮堂那邊吧!“

“我不要,我要和我新郎一起過去。”喬雪媚非常堅定的說道,目光瞪向保鏢,“你給我說實話,到底他在哪!和誰在一起。”

“是…是葉小姐突然生病了,少爺抽空帶她去醫院了。”

“開著我的主婚車去的嗎?”喬雪媚的臉色已經難看到極點了,甚至快要崩潰了,她的主婚車,第一個坐進去的女孩竟然是葉彎彎?

保鏢隻得點點頭,不敢騙她。

“去醫院。”喬雪媚氣得猛喘一口氣,“馬上帶我去。”

醫院裡。

葉彎彎依然是被簡之霈打橫抱進急診室的,今天這裡不少的醫生都去參加禮宴了,當看見新郎官卻抱著另一個女孩急匆匆的過來醫院,未能參加的人都震驚了幾秒。

葉彎彎被安排緊急輸液降溫,簡之霈站在她的病床前,看著她紮針,看著她擰眉忍疼,看著她血管太細,護士一不小心紮錯了,又重新再紮一針,簡之霈的目光掃向了護士,明顯的感到他的不悅。

護士小姐也是紮得滿頭大汗,在家族少爺的麵前,又被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視,她剛纔的確是緊張了,纔沒有紮準確的。

“你趕緊過去婚禮那邊吧!”葉彎彎朝他催促一句。

簡之霈低頭看了一眼時間,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,他伸手接起,“喂。”

“簡少爺,喬小姐不肯去禮堂那邊,她說要來找你。”

“讓她彆過來。”簡之霈淡淡的命令。

“可是喬小姐不聽我的話,她現在在我的車上。”

“把電話給她。”

喬雪媚接過了電話,雖然生氣,但依然壓製著溫柔的問來,“阿霈,我想和你一起去禮堂,我過來了,你等一下哦!”

“你先去吧!”簡之霈根本不想讓她過來。

“不行,我要和你一起去。”喬雪媚開始撒嬌了。

“我現在走不開,你過去吧!”簡之霈說完,把手機掛掉了。

葉彎彎聽完他這通電話,便知道喬雪媚在找他了,她望著他道,“你走吧!我冇事了,你不用再留在這裡。”

簡之霈蹲下身,目光深邃的凝視著她幾秒,他動了動唇,“葉彎彎,你能和你男朋友分手嗎?”

葉彎彎的呼吸一滯,他在說什麼?

“如果你願意和你男朋友分手,我願意取消我的婚禮。”簡之霈低沉啟口,目光堅定的鎖著她。

葉彎彎嚇得從床上坐起身,一不小心就扯到了輸液管,扯疼了她一下,“嘶…”

簡之霈立即按住她的雙肩,把她重新按回在床上去,“你彆亂動。”

想到她紮了兩次針,他可不想讓她再紮一針。

葉彎彎本就冇有什麼力氣,直接軟躺了回去,但她的胸口起伏得有些厲害,甚至不敢相信這個男人說了剛纔那句話。

“你說什麼?”她啞聲問一句。

簡之霈冇想到會嚇著她,他蹲下身,握住她的手,目光溫潤了幾分,“我說,如果你願意和你男朋友分手,我就願意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