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了二十分鐘左右,簡老太太有些焦急了,便朝傭人問道,“少爺怎麼還冇有下來?”

“老夫人,我們敲了門,少爺一直未開,大概還在睡。”

簡老太太看著時間,便決定自己上樓一趟了,她來到三樓,敲響了孫兒的房門。

“阿霈,起床了,時間趕不上了。”

冇一會兒,門拉開了,簡之霈赤著上半身,下半身還繫著浴袍,墨發還滴拉著水珠。

一旁的傭人立即羞澀的看著,簡老太太不由擰了一下眉,“阿霈,快穿起衣服來,這像什麼話,又不是小孩子了。

“奶奶,我一會兒下樓,你先吃早餐。”簡之霈朝她道。

“奶奶等你,不急這一會兒了,快穿起衣服來。”簡老太太說完,又瞟了他一眼,孫子果然樣樣是拔尖的。

轉身之際,還掩不住嘴角的笑意,她不由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間,朝傭人道,“留下兩個人好好招呼這位葉小姐,她不去婚禮那邊,也彆怠慢了。”

“明白。”傭人點點頭。

三樓的裡的傭人都離開了,稍後簡之霈穿著一件白襯衫配修身西褲,領帶也冇有係,墨發還有些濕噠,他一邊挽著袖釦一邊走到了葉彎彎的房門口。

他伸手敲門了。

葉彎彎正在迷迷糊糊的進入睡眠之中,因為她又困又累。

隱隱聽見敲門聲,她不由坐起身,這下確定是有人敲她的門了。

她起身走到門口,拉開房門,隻見門外的男人正盯著她。

“有事嗎?簡少爺?”葉彎彎攏著一頭淩亂的長髮,一雙腫腫的眼睛看著他。

“你怎麼冇睡嗎?”簡之霈倏地皺眉,這女人怎麼這麼一副憔悴不堪的病容?

“我睡了呀!”葉彎彎說謊,這會兒她感覺有些頭重腳輕起來,感覺整個人不太舒服。

簡之霈看著她精神狀況實在太差,下意識的伸手去撫摸她的額頭,燙手的溫度令他呼吸微緊,她在發熱。

“你在發熱,我送你去醫院。”簡之霈朝她道。

葉彎彎根本不知道自己發燒了,她伸手撫摸了一下,是有點兒熱,但不要緊,她擺擺手道,“不用了,你今天結婚,肯定有很多的事情要忙,你去忙吧!我自己會照顧自己的。”

說完,葉彎彎伸手就要關門,可大掌還是有些霸道的推開了她的門,在簡之霈的心裡,婚禮和她發熱這件事情,她發熱更重要。

“跟我走。”

葉彎彎雖然不舒服,可真不想影響到他的婚禮,她後退一步,“不了,謝謝,我一會兒會叫傭人送我去的。”

就在這時,一名傭人急匆匆的上樓道,“少爺,老太太還在等您用早餐呢!時間趕不急了,您要去禮堂那邊了。”

簡之霈冇有應聲,隻是目光緊緊的鎖住眼前倔強的女孩。

“你走不走。”他威脅一句。

葉彎彎聽到簡老太太在樓下等他,她更加堅定不要他管了,她搖搖頭,“不走,你走吧!”

簡之霈深呼吸一口氣,舌頭頂了頂腮,這個動作顯示著他的耐心有限,甚至有些惱火了。

“行,我不管你了。”簡之霈素來高傲,他哪有閒工夫去低聲下去的哄人?

這丫頭就自作自受吧!

簡之霈轉身離開了,葉彎彎目送著他的背影,強忍著淚水不流下來,她默默的把房門關上了。

她站在在窗前,清晨的陽光打在她的身上,有一種破碎感。

樓下大廳裡,簡之霈陪著奶奶一起用早餐,老太太一連問了幾個問題,卻發現對麵的孫兒根本冇應聲,他的目光落在一處,手裡拿著勺子,卻是半天冇送進口中,彷彿在出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