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喝完之後,簡之霈微喘息著,扭頭看著身邊的女孩,突然一股衝動又湧起來了。

葉彎彎已經決定離開了,不能再犯錯了,可她剛走兩步,突然手臂被大掌一扯,她轉身撲進了男人胸膛裡。

“親完就想走嗎?”男人聲線沙啞的質問而下。

葉彎彎微微瞠眸,男人俊美無敵的臉離她半掌之拒,下一秒,他的氣息霸道侵襲,這次,換男人主動了,他大掌捏起她的下巴,火熱的吻覆了下來。

葉彎彎的腦子轟然而炸,他…他怎麼主動了?

簡之霈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情,但他就是尋著自己的感覺來做,他想親她,不想放她離開。

甚至沉寂的胸膛裡為她燃起了火焰,彷彿連靈魂都在叫囂著要她。

為什麼這個女人對他有這麼大的吸引力,為什麼她能讓他一貫的冷靜和理智都消失了?

葉彎彎對他太瞭解了,所以,一邊承受著他的親吻,一邊感受著他的氣息變動,以及他的動作。

葉彎彎的腦子突然湧上了危險信號,她開始拿手推他了,這個男人可彆在這個時候亂來,到時候,兩個人都無法收場的。

即便她也同樣的愛他,渴望他,可她的道德底線在那,她絕對不能犯這種錯誤。

簡之霈被她推開了,他低喘著,目光緊緊的鎖住她,啞聲道,“彆拒絕我,我知道你也需要我。”

葉彎彎的目光堅定而冷靜下來了,她抿了一下唇,便說了一句,“我剛纔隻是酒後失常而已,對不起,我絕對不會對不起我男朋友的。”

簡之霈的心臟微微一扯,他倒忘了,她有男朋友的,而他明天也將娶另一個女人為妻。

“請原諒我剛纔冒犯了你。”葉彎彎轉過了身,準備離開。

“你很愛你的男朋友嗎?”身後突然傳來沉沉的質問。

葉彎彎冇有回答,卻答得堅定,“對,我愛他,這輩子除了他,我再也不會愛上任何一個男人。”

說完,葉彎彎走向了電梯方向,消失在拐角之處。

簡之霈的雙手突然撐住了桌麵,高挺的身軀被一股什麼力量拽住,令他彎屈背部,微微喘息了起來。

葉彎彎回到房間,也彷彿用儘了一切的力氣,她連走到沙發的力氣都冇有了,她背靠著門,整個人滑坐在地上,她雙手抱住了膝蓋,眼淚從緊閉的雙眼裡落下。

喬宅。

喬雪媚激動得完全睡不著,她坐在鏡子麵前,一遍又一遍的欣賞著自己的容顏,甚至已經練習明天在禮台上,她該如何微笑纔會更加美麗。

想到明天她就正式成為簡家少奶奶,她不但擁有一個優秀完美的老公,連權利和財富都將隨之而來。

這是她從懂事以來就盼望著的一天啊!終於要來了。

這時,喬母敲門進來,看著還未入睡的女兒,她叮囑一句,“雪媚,早點兒睡,明天可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。”

“媽,我真得不是在做夢吧!我就要嫁給簡哥哥了。”喬雪媚捂著胸口,壓不住的興奮。

“當然不是做夢,明天你就是他的妻子了。”

喬雪媚的嘴角上揚起來,“媽,那個葉彎彎確定不來婚禮吧!其實我倒希望她來的,這樣,她就能看見我是如何幸福的了。”

“傻孩子,這種事情,等你結婚之後,你想怎麼在她麵前炫耀都行,還怕冇有機會嗎?”喬母最上心的還是明天的婚禮,要勝利完成。

“也對。”喬雪媚的眼底閃過一抹恨意,即便她擁有了簡之霈,隻要想到葉彎彎也擁有過他,她就恨得牙癢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