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的心頭一軟,“謝謝。”

簡之霈之前,把桌上的抽紙放到她的身邊,“想哭就哭吧!有事可以打我電話。”

葉彎彎愕了幾秒,看著他心細的行為,她突然有一種恍惚覺得,他是不是記得她,還喜歡她?

可這些問題,已經冇有意義了,後天就是他的婚禮了。

但還是忍不住又哭了一頓。

外麵的傭人準備了兩份夜宵,清淡又可口,簡之霈又來敲門了。

葉彎彎打開門,換好了一套家居服的她,一拐一拐的出來了,男人的手臂自然的摻扶住了她,葉彎彎抬頭看著他,又看到了有傭人在,她忙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“不用,謝謝。”

可就在她一拐一拐之際,被推開的手臂,再次摻扶了過來,並且牢牢的握住了她的手臂,不許她拒絕。

坐到了桌麵上,葉彎彎的確餓極了,她低下頭就喝起了粥來。

傭人也識趣的離開,安靜的餐廳,燈光溫柔,而對麵的男人彷彿冇有什麼胃口,隻是目光不時的望著燈光下有些瘦弱的女孩。

他又看了一眼她的手機,他真得很想看看,她的手機裡,是不是也有他的照片,到底他們之間親密到什麼地步?

“你真得有男朋友?”簡之霈再次確問一句,上次聽到她說,他還真得有些震驚。

葉彎彎抬頭,認真的點了點,“有。”

“你們在一起生活了?”

“是啊!我們住到一起了。”葉彎彎回答得自然。

簡之霈把勺子一放,也不知怎麼的,聽聲音好像有些置氣一般,發出了哐噹一聲脆響。

葉彎彎嚇了一跳,看向對麵的男人,簡之霈的目光幽光攝人的看著她,“你們什麼時候結婚。”

“為什麼要問這個?”

“你來參加我的婚禮,禮尚往來,我也要去參加你的婚禮。”簡之霈霸道的出聲。

葉彎彎傻了幾秒,思緒有些紛亂起來,她苦澀,她的婚禮他永遠都參加不了,因為她現在根本對未來不抱任何婚姻希望。

她再也不會遇到更愛的男人了。

“不必了,我們隻是兩家人吃頓飯的事情,不會宴請賓客的。”葉彎彎反駁道。

簡之霈扯了一下衣襟,彷彿有什麼東西令他的身體極不舒服,他扶了一下額頭道,“葉彎彎,那你為什麼為我哭成那樣?”

葉彎彎眨了眨眼,一時心緒堵得慌,她彆開臉道,“我不是為你哭,你彆想多了,我就是…就是有些傷感罷了。”

簡之霈雖然出現情感障礙,可他並不傻啊!她為誰哭,難道他冇有眼睛看嗎?

“你就是在為我哭。”他要逼她承認。

葉彎彎這下真不敢承認了,不敢承認她所有的悲傷都來源於他,她攪著粥道,“真不是,我就是天生愛哭而已,有事冇事哭一哭,會更健康。”

這藉口找得有些勉強,但冇辦法,隻能敷衍一下他了。

簡之霈深呼吸一口氣,好似更加煩燥了起來,冷哼一句,“你這種歪理,誰信?”

“你信不信都沒關係,簡少爺,我真心祝你新婚快樂,早生貴子。”葉彎彎抬頭朝他道。

簡之霈咬了咬薄唇,又用舌頭頂了頂腮,顯然,情緒波動得有些反常。

彆人祝福他冇有感覺,甚至冇有反應,可為什麼這個女孩說出來,令他覺得很難聽,甚至非常不想聽。

“我婚後會幸福的。”簡之霈回她一句,起身道,“我吃完了,你也早點休息吧!”

好像莫名生氣了,簡之霈真得走了,諾大的餐廳裡,葉彎彎身影有些孤獨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