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…我和我男朋友拍了很多親密的照片,不能給外人看。”葉彎彎紅了眼眶,低頭說著。

簡之霈倏地感覺心臟掠過一抹刺疼感,他來不及深究胸口的不適感,反而低沉尋問,“你有男朋友?”

葉彎彎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,她把頭埋得更低了,“有啊!他很愛我。”

簡之霈站起身,恢複冷淡表情,“我走了,有事你找傭人幫你。”

葉彎彎抬起頭時,隻聞門砰得一聲關緊了。

他真得走了。

葉彎彎感覺胸口有些喘不過氣來,到底為什麼他會忘了她?他是回族裡之後出了什麼事情嗎?

而想要遺忘一段記憶,肯定受過什麼傷吧!葉彎彎心疼的心臟發緊,他到底經曆了什麼?

對於這一點,還有另外的兩個人更加想要弄清楚這一點,席九宸和聶延鋒已經在行動了。

聶延鋒這次過來,帶著很多軍用物品,比如竊聽器之類的,方便他使用,以他的身手,更是如幽靈一般出入任何場所。

哪怕喬東保護最嚴密的實驗室裡,昨晚他也如入無人之境一般進去了,此刻,在聶延鋒的房間裡,兩個男人一直在守在一台電腦麵前。

聶延鋒目光堅定,坐在這裡一天了,他不願錯過任何可以竊聽到的情報。

他已經在整個範圍之內,都佈置了竊聽裝置,哪怕是一些傭人的小聲低語,也冇有錯過。

就在這時,聶延鋒的目光一眯,因為他的耳塞裡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說話聲。

“媽,爸回來了嗎?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他。”

聶延鋒立即調到了這個聲音的來源地,是喬東家裡傳送過來的。

他眯眸仔細聆聽他們的交談。

“你找你爸乾什麼?雪媚,你這個時候彆亂跑了,還有很多婚禮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呢!這次你會成為最美的新娘子的。”

“媽,你知道為什麼簡哥哥最近對人那麼冷淡嗎?我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,可他對我還是那樣冷冷淡淡的,連牽我的手都不願意,他到底怎麼了?”

“傻孩子,等他娶你回家了,肯定會和你親近的呀!我們隻要把婚禮完成就好了。”

“可是…可是那葉彎彎也來了,今天她在馬場受傷了,簡哥哥對她抱來抱去的,完全冇把我當一回事,我要氣瘋了,我以為他會對所有人都冷淡,可他對這個葉彎彎不一樣,媽,他好像還冇有徹底忘記她,他還是對葉彎彎有感情。”

“什麼?這不可能,他不是忘記這個女孩了嗎?”喬母的聲音驚訝響起。

“是啊!我就想問問爸,到底有什麼辦法能讓簡哥哥徹底忘了她,我怕我結婚之後,他的心裡還裝著這個葉彎彎。”

聽著竊聽裝置傳來的對話聲,聶延鋒的眉宇一沉,看來找到一點線索了。

果然是這個喬東對簡之霈做了什麼事情,用了一種生物科技抹殺了他的某種記憶,而此刻簡之霈對任何人淡漠無溫的態度,就是這種藥物的後遺症。

“九宸,阿霈確實被人動了手腳了,就是這個喬東,他為了他女兒的幸福,抹去了阿霈記憶裡的一個女孩,導致阿霈現在神經受損,對任何人或事情感淡漠,喜怒不顯。”

“喬東這是在控製阿霈娶他的女兒為妻,長此下去,阿霈將會成為他研究成果的一個棋子和試驗者,絕對不能讓這個喬東繼續禍害簡家,我們要揭發他。”席九宸止不住的憤怒情緒上湧。

“當年阿霈失去了母親,他才絕情痛苦之下,纔開始投資生物研究,就是為了不讓他的族人再遭受病痛折磨,可他冇想到,喬東會拿研究成果來對付他這個主人,真是大意了。”聶延鋒說完,看向席九宸,“我們該怎麼做?現在去告訴阿霈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