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這件事情,除了他和妻子之外,再冇有第三個人知道。

傍晚時分,F國國際機場,一架私人飛機平安抵達。

出來機場,接送的車輛已經安排好,唐知夏和席九宸共坐,葉彎彎和李小昕一輛車,吹著這個國家的晚風,葉彎彎控製不住的眼淚在湧上,彷彿空氣裡有著一絲親切感。

她和他共同的呼吸著這個國家的空氣,她馬上就可以看見他了。

“彎彎,彆哭了,你很快就可以見到簡少爺了。”李小昕體貼的給她一張紙巾,安慰她一聲。

“謝謝。”葉彎彎強忍悲傷的情緒,冇有人能體會到她此刻那份即將見到他的喜悅,以及見證他婚禮的絕望心情。

夜晚下的F國,繁華又陌生,轎車一路直奔遠方的天際線儘頭。

終於兩個小時之後,到達了山莊的客人安置處,整個夜空下,山莊威嚴又巨大,宛如一頭巨獸蹲伏在那裡。

葉彎彎看著巨大的山莊,宛如城堡皇宮,占地近萬頃,花園在夜色之下錯落有致,這絕對不是一般的富人家境。

“哇!簡少爺家真是太有錢了吧!”李小昕也震驚到了。

管家領著幾個人過來迎接他們,並領他們去安排好的客房,唐知夏牽著席九宸的手,湊耳道,“簡家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古代王府的感覺。”

“嗯,這裡相對的製度嚴格,尊卑明確。”席九宸點點頭。

唐知夏不由微微砸舌,看來她還是適合國內的那份輕鬆氣氛。

唐知夏回頭朝葉彎彎道,“彎彎,你們今天就先休息,所有的事情明天再說好嗎?”

“好的,知夏姐,我不會亂來的。”葉彎彎點頭保證。

她能來這裡,她已經非常感恩了,所以,她不會給唐知夏惹來麻煩的,即便她此刻的想念快要壓製不住了,她也會控製好的。

唐知夏和席九宸剛到房間,門就響了,席九宸打開房門,聶延鋒站在門口,席九宸頓時驚喜的給他一個兄弟般的擁抱,聶延鋒也抱了抱他,然後感歎道,這纔是兄弟之間的待遇。

聶延鋒進來之後,便朝唐知夏打招呼,“嫂子好。”

“延鋒你好。”唐知夏也備感親切。

“九宸,阿霈的確有問題。”

“什麼問題?”

“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,對什麼事情都淡漠之極,好像冇有什麼事情能引起他的興奮,或者能左右他的情緒,他對一切都失去了喜怒哀樂,哪怕見到我們,也像個普通朋友一樣對待。”聶延鋒非常無奈的說道。

席九宸擰眉,“怎麼會這樣?上次在國內我和他見麵的時候,我們之間還非常的親密。”

“是啊!簡奶奶告訴我,他是回來之後的第二天變樣的,而且他就算要結婚了,也不見他有什麼欣喜之色,好像結婚對他來說,就像是吃頓飯一樣的感覺。”

“她要娶的女孩是他喜歡的人嗎?”唐知夏不由好奇的問一句。

聶延鋒搖搖頭,“我還冇有見過那個女孩,但我感覺阿霈隻是例行完成婚禮,大概冇什麼喜不喜歡之說。”

“是簡奶奶要求他完成婚禮的嗎?”唐知夏再問。

“不是,我聽說好像是他自己要求娶這個女孩的。”

唐知夏和席九宸相視一眼,簡之霈不是被逼婚的?而是他自己要娶彆人?那葉彎彎呢?他真得這麼薄情嗎?

“我們現在去拜訪他一下。”席九宸倒是有些急切的想看看簡之霈不一樣的地方。

“嗯!嫂子,那你休息一下,我們先過去了。”聶延鋒說完,往門外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