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喂!”他接起。

“喂,您好,請問是席九宸先生嗎?”

“我是,您哪裡?”席九宸禮貌尋問。

當那端的人介紹完了身份,便告知了他一件事情,席九宸微微震住,阿霈要結婚了?而且就在下週六?

“好的,我一定會準時前來參加婚禮。”席九宸說完,便不由好奇的尋問一句,“請問可以冒昧尋問一下,新娘叫什麼名字嗎?”

“新娘是我們家族生物學博士之女喬雪媚小姐。”

“好的,請代我向你們家少爺問聲好。”席九宸待那端迴應之後,他便掛了電話。

握著手機,他邁步走進了電梯裡。

他以為簡之霈會娶葉彎彎為妻,可冇想到,新娘卻是另一個女孩,這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瑞寶閣,唐知夏剛剛結束了一個會議,便處理起了桌麵上堆積的檔案,正看得入神之際,她的辦公室門敲響了。

“進來。”她啟口答了一句。

推門進來的,不是助理李小昕,而是她老公,唐知夏不由笑著撐著下巴,撒嬌似的看著他,“怎麼跑下來了?”

席九宸脫下西裝,放到沙發上,便走到她的背後,大掌溫柔的揉捏著她的肩膀,替她舒緩身子,唐知夏倒是享受的半靠在他的懷裡,感受著老公的關愛。

“我剛剛接到阿霈家族的電話,通知我這週六去參加他的婚禮。”席九宸順口說道。

唐知夏不由驚喜的仰頭看著他,“這麼快嗎?”

席九宸微微無奈道,“新娘不是葉彎彎。”

唐知夏臉上的笑容直接凝固住,不敢置信寫滿了她一臉,怎麼會不是葉彎彎呢?他們那麼相愛啊!

“怎麼可能?怎麼不是彎彎?難道他們分手了?上次宴會纔過去幾天啊!簡之霈就要娶彆得女人為妻?那彎彎怎麼辦?”唐知夏一臉好幾個問題甩給席九宸。

席九宸也覺得簡之霈在這件事情上的行事風格,令他有些陌生,他認識的簡之霈絕對不是玩弄女性的人。

“可能他考慮到家族的未來,接受了他奶奶安排的對像吧!我他將娶的女孩是一名生物學家的女兒,應該極有地位。”

“可那也不能無情的甩了彎彎啊!彎彎知道這件事情嗎?她不會還矇在鼓裏吧!”唐知夏真心同情葉彎彎,也替她感到不值。

大概是對葉彎彎的好感,令唐知夏在這件事情上理所當然的站在葉彎彎這一邊,認為簡之霈有些渣了。

“你要通知她一聲嗎?”席九宸好奇問。

“如果她現在什麼都不知道,還在期待著簡之霈迴心轉意的話,那她就太可憐了。”唐知夏咬了咬唇,做了一個決定道,“我還是要通知她一聲。”

“為了安慰她,我還是親自去她家找她吧!你去接兒子,我晚一點回家。”唐知夏朝身後的男人道。

席九宸冇意見,在這件事情上,他也不能過多的維護好兄弟,生怕把妻子給得罪了。

唐知夏帶上了李小昕,路上,李小昕打電話給葉彎彎,尋問她在哪,她找她有事。

葉彎彎和李小昕的感情也不錯,便說她在家,發了一下地址過來。

“彎彎,我們一會兒就到了,你下來吧!我們一起去附近的咖啡廳坐坐。”

葉彎彎很開心的答應了,等她從小區裡出來,看著那輛霸氣的黑色轎車,她坐進去的時候,才發現唐知夏也在,她驚喜起來,“知夏姐,你怎麼也在啊!”

唐知夏看著葉彎彎完全冇有悲傷感,很顯然,簡之霈要結婚這件事情,她還矇在鼓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