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雪媚眼神一喜,“真得嗎?媽,他真得就要回來了?”

“這次他回來,就是繼承家主之位,到時候,他就該在家族裡挑一位女孩幫他的妻子了,雪媚,你有把握嗎?”

“媽,我一點把握都冇有,簡哥哥他喜歡的,並不是我們家族中的女孩,而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,她叫葉彎彎,媽,我該怎麼辦?”喬雪媚急得眼眶有些泛紅,“我從小就喜歡他,我的夢想就是嫁給他,成為家族女主人,如今,我的夢想就要破碎了。”

喬雪媚說完,撲到母親的懷裡,急得眼淚直冒,她不甘心。

喬夫人一邊拍著女兒的背部,一邊想到什麼,她安慰道,“放心吧!你會成為簡太太的,我相信你一定會的。”

喬雪媚有些驚訝母親的自信,因為她自己都冇有自信,簡之霈本該和他們一起回來的,可最終他為了葉彎彎,違背了簡老太太的意願,選擇留在那裡。

而她也好幾次去探問了簡老太太的反應,發現她根本不著急,好像她很認同簡之霈和葉彎彎的交往,這意味著,就算簡之霈把葉彎彎帶回家族,簡老太太最終會妥協的。

稍晚一些,一輛黑色越野駛進來,喬夫人出門迎接回家的丈夫,他提著公文包,神情有些疲倦,喬夫人細心的替他接過,聞著他身上的藥水味道,她拿給傭人去乾洗。

喬東在簡家的產業裡,負責的是生物研究,並且已經是享有國際名聲的科學家了,他被任命負責一個非常機密的研究工作,在簡家有著非常崇高的地位,就連簡老太太對他都非常信任。

喬雪媚是他唯一的女兒,同時,也是簡老太太看中的未來兒媳婦最有機會的人選。

“阿東,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。”喬夫人一邊替老公端上茶,一邊出聲。

“什麼事情?是不是雪媚又鬨什麼性子了。”

喬夫人朝他道,“去書房說吧!”

喬東跟著妻子到了書房,關上了門,喬夫人便問道,“你上次跟我說的研究成果,有訊息了嗎?”

“已經成功了。”

“真得嗎?那太好了,正好派上用場上了。”喬夫人勾唇一笑。

喬東喝茶的動作一頓,訝然的看著妻子,喬夫人的目光射出野心的光芒,“我們家是該揚眉吐氣了,你為簡家付出畢生的努力,應該得到更多,而我們的女兒雪媚,也將成為簡家女主人。”

“雪媚當然有這個資格。”喬東也對女兒非常有信心。

“可是你知道嗎?簡少爺這次留在國內,是為了一個女孩,一個讓他想要娶回家的女孩,這個女孩對雪媚的將來,產生巨大的威脅,阿東,你的研究成果,可以挽救你女兒的未來。”

喬東震驚了幾秒,“你要我把藥水用在簡少爺的身上?”

“為什麼不能?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,你注射到他的身上,清除他腦袋裡關於那個女孩一切的資訊,這樣,雪媚纔有機會嫁給他,難道你忍心看你的女兒最終淪為一個無名之輩嗎?”

喬東沉思了下來,他這次研究的這個成果,的確很驚人,可以在人的記憶裡摘除一些資訊,並且永遠消失,是用生物技術達到控製人類行為的一種藥水。

隻要在電腦上操作,就能抹除記憶神經中的人或事,最終達到控製效果。

這原本是用於軍用,或者其它一些特珠行為,但現在,他的妻子卻要他把剛剛研究的成果用在簡家最尊貴的少爺身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