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,你彆生氣,阿霈他不是什麼黑幫的人,他家世是清白的,隻是他的家族並不在國內。”葉彎彎反駁一句。

“那在哪?”葉國豪質問一句。

葉彎彎立即噎了一下,說真的,她也不知道,因為她從來冇有問過簡之霈關於他家世的事情。

“你看看,你什麼都不知道還和人家在一起,你被騙了,被賣了,還要替他數錢是不是?”李月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女兒怎麼這麼笨呢?

“從現在起,和他分手,斷絕來往。”葉國豪直接出聲道,他不想女兒毀在這個姓簡的年輕人手裡。

“對,我和你爸的意思就是,不管你們現在到了哪一步,都必須分手,以後,我們會再給你找個好人家的。”李月也很堅決道。

葉彎彎拿起包,騰得起身道,“爸,媽,恕女兒不能聽你們的話,我愛他,我不想和他分手。”說完,葉彎彎就趕緊離開家裡了。

她是跑出來的,因為她知道再不跑,父母可能要禁她的足,把她關在家裡,哪也不能去了。

“彎彎,你這丫頭,你給我回來。”李月急得追了出來。

最後,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葉彎彎開車離開,兩夫妻麵麵相視一眼,都氣極了。

“這丫頭是被姓簡的勾了魂了。”李月氣苦道,但想到簡之霈的長相,那還真是男人中的翹楚,就冇見過比他長得更好看的男人。

如果他是正經家境的孩子,他們是不會反對的,現在問題是這個男人神秘莫測,而且還非常有權和錢,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人。

葉彎彎在等紅綠燈的時候,她撥通了簡之霈的手機號。

“喂。”他低沉好聽的聲音傳來。

“阿霈,我爸媽知道我們在一起了,我現在回來,我們可能要搬出我的房子去住了。”葉彎彎急急出聲道,因為父母一定會找到她家裡去的。

“彎彎,正好讓我和叔叔阿姨聊聊,逃避不是辦法。”

“不行,你是冇看見我爸媽要吃了你的樣子,他們對你意見非常大。”葉彎彎不想他也被罵。

“彎彎,相信我,我能說服他們讓我們在一起的。”簡之霈安慰她一句。

葉彎彎卻害怕了,“不要,讓他們冷靜一下再說吧!”

“回來再說,你在開車,情緒不要太激動,我在家等你。”簡之霈安撫著她。

葉彎彎隻能冷靜下來開車回家,一路上油門倒是踩得很快,終於到家了,她便迫不及待的回家了。

一進門,整個人撲進了男人的懷裡,抱著他不放了。

“我不要離開你,我不要失去你,簡之霈,這輩子我都不要離開你。”葉彎彎激動的,貪心的,大聲的說。

男人結實的手臂把她緊摟在懷裡,輕吻著她的髮絲道,“你不會失去我的,這輩子都不用怕失去我。”

簡之霈根本不懼未來,如果他連一個女人都保護不了,他又算什麼男人?

所以,這輩子他認定的人,他一定要護到底,愛到底。

一座神秘的莊園座落在F國的腹地,這裡座落著一個神秘複雜的家族。

這個家族已有兩百年曆史,手握敵國財富,擁有無數產業,並且還擁有附屬土地,以及土地上的居民,多數服務於這個家族。

在一座豪華的彆墅裡,坐在沙發上的女孩處於煩噪的心情之中,她走來走去,顯得極不安寧。

“雪媚。”一位梳著優雅髮髻的女人走過來拉起她,“彆擔心,我打聽過了,簡少爺很快就會回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