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簡之霈一走,葉彎彎眼淚又突然冒了出來,她看著床的方向,嘴角又露出了甜蜜的笑意,這輩子她都不後悔。

哪怕以後不會再嫁人,哪怕以後嫁得人不是他,這輩子,她最愛的男人隻是他。

十五分鐘後,簡之霈急匆匆的上樓了,而他把藥店裡所有不同品種的眼藥水都買了回來。

葉彎彎有些錯愕,挑了一支她平常會用的牌子,躺在床上讓他給她滴上兩滴。

簡之霈看著她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的樣子,他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烙下一個吻。

他哪也不去,就陪在她的身邊,等她的眼睛好一些。

就在這時,他的手機震動起來,他拿起看了一眼,劍眉擰了一下,雖然這個電話很重要,他還是按斷了。

中午,他們約了席九宸夫妻一起吃午餐,氣氛很不錯,唐知夏和葉彎彎在交流著珠寶方麵的知識,倒是讓兩個男人認真傾聽起來。

下午,席九宸陪著妻子回公司處理事情,簡之霈則和葉彎彎回家。

剛到家,葉彎彎便困了,簡之霈陪著她午睡,冇一會兒她就睡過去了。

簡之霈趁機出來打了一通電話,那端剛接起,便急忙問道,“少爺,您現在在哪?”

“什麼事情?”

“家族賬戶上在三天前,突然消失了十億美金,我們需要您趕緊回來調查。”

“你們調查清楚就行。”

“少爺,這件事情不止涉及金錢,還有公司繼承之位,您一定要回來。”

簡之霈的目光微微一沉,“好,我會找時間回來一趟。”

“最遲您一個星期之內要回來。”

“我自有分寸。”簡之霈說完,掛了電話,他歎了一口氣。

接下來的三天,簡之霈和葉彎彎除了出外吃飯,幾乎都冇有下樓,突破了一種關係之後,彷彿再也冇有什麼事情能阻擋他們相愛的腳步。

彼此擁有,勝過一切。

葉宅。

葉國豪聽妻子說女兒交男朋友這件事情,也是非常好奇女兒的眼光如何,其實他並不反對女兒找家境一般的人,可男方必須是一個懂得上進的人。

他手裡的家業事業以後是要交給女兒的,有一個能幫助她打理家業的男人,會讓他們的生活也更加美好。

“老公,我都快忍不住要去看看了,咱就去看一眼怎麼樣?偷偷的。”李月這幾天吃不好睡不好,做什麼事情都不得勁,就是想要知道女兒的男朋友長什麼樣子。

都說女大不中留,他們也是接受這種事情的,女兒再過完今年的生日都二十四歲了,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。

葉國豪和妻子的想法一拍即合,他點點頭道,“我會派人過去蹲個點,先拍一些照片回來給我們看看,我們先不要嚇著彎彎他們了。”

“那行,你趕緊派你的助理去拍幾張照片給我看看,一定要拍到男方的正臉,可不能隻拍背影。”李月要求道。

葉國豪立即聯絡了他的助理,讓他去蹲點葉彎彎的小區門口,或者讓他去地下停車場等著,務必在今天之內要拍到。

助理也不敢怠慢,趕緊出發去蹲點了。

葉彎彎的家裡,沙發上,她舒服的偎在簡之霈的懷裡,聞著他身上的味道,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簡之霈在她這裡,展露出了他不在任何要麵前展露的一麵,隨性自然,又溫柔體貼,他是一個滿分的男朋友。

一件灰色的T恤穿在他的身上,家居又迷人,布料雖普通,可在他的身上,卻瞬間高階成了定製款式一般,他的墨發也自然的覆在他的額頭上,那副少爺派頭消失了,越發顯得帥氣年輕,帶著一種令人一見便盪漾的魅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