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間酒店裡獨屬於席九宸的一套套房裡,唐知夏推門剛進來,剛剛還說要尊重她的男人,便把她給抵在了門畔上,深邃的眼底早已經燒著了似的看著她。

“老婆,不好意思,今晚不能放過你。”席九宸一邊說著道歉,一邊卻霸道的吻了下來。

隻有唐知夏知道,這個平日裡在外人麵前高貴不凡的男人,禁慾的外在形象,在她麵前,徹底是破除了,完全就是斯文敗類的典型。

要說今晚誰不放過誰還不一定呢!

因為今晚的唐知夏是釣係美人,她可是在等著自家的老公上鉤呢!

不然,為什麼在電梯裡就散下了一頭長髮,一路媚眼如絲,不是挽就是靠,風情萬情,把所有不對外流露的女性魅力全在自家老公麵前上演著。

唐知夏結婚之後,存著一點小樂趣,就是喜歡看自家老公主動的樣子。

這就是為什麼席九宸無法剋製的誘因了。

不過,他並冇有發現自家老婆這一點小心思。

一夜深情。

清晨。

在另一間房間裡,陽光灑在女孩秀美的麵容上,也把她給喚醒了,葉彎彎睜開眼睛的第一秒,就趕緊看向身邊的男人。

卻不知道,她美眸直接望進了一雙深邃含笑的眼睛,男人支著肘,不知道看了她多久了。

“小狗。”男人性感的薄唇這麼叫她。

葉彎彎羞得趕緊拉被子遮臉,“我纔不是小狗。”

“誰說不誰是小狗,你昨晚明明說了很多個不字。”簡之霈可不想放過打趣她的機會。

葉彎彎的俏臉紅通通的,根本冇辦法回想昨晚,這會兒酒也醒了,一切感官都更加的真實了,但她不會後悔。

就在這時,身後一道溫柔的手臂攬住了她,在她的耳畔落下深情諾言。

“這輩子,我會對你負責的。”

葉彎彎扭過頭,望著他堅定的目光,她卻灑然一笑,“昨晚的事情,我不需要你負責。”

簡之霈微微錯鄂,然後有些緊張的盯著她,“葉彎彎,你什麼意思?你是想玩了我不負責嗎?”

葉彎彎眨了眨眼,“我們不想去想以後好嗎?我們就把握現在就好,隻要你在我身邊我就滿足了。”

因為她不敢想以後,也怕以後。

簡之霈反而有一種被玩的失落心態了,這丫頭的態度太隨意了,令他很傷神。

“我去下浴室。”葉彎彎說完,便趕緊溜下床去了。

簡之霈也掀被準備下床,就在這時,他的目光緊緊的盯在床上那染紅的地方,心臟猛地一縮,一股更加強烈要對她負責到底的心思湧上來。

不管這丫頭是不是真得在玩他,他都要讓她這輩子隻玩他一個人。

葉彎彎在浴室裡,淋著浴,也不知道是眼淚還是水珠,令她小臉全是水珠在落。

等她再出來之際,頭髮尚未吹乾,眼睛紅紅的,那浴袍未遮住的地方,尚可見草莓印跡。

簡之霈不由嚇了一跳,趕緊過來捧著她的小臉檢視她的眼睛,葉彎彎忙低下頭躲閃著他的眼睛,生怕被他看穿內心的脆弱。

“眼睛怎麼了?怎麼這麼紅?”

“大概是淋進了水珠,有些發炎。”葉彎彎隨便說了一個理由,忙眨了眨眼。

簡之霈直接提議道,“我們去醫院看看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葉彎彎忙搖頭,“我晚點買點眼藥水滴一下就好了。”

簡之霈又捧著她的小臉,仔細的檢視她眼睛,心疼極了,“你等著,我去給你買眼藥水。”

說完,他便換衣服出門了,葉彎彎冇有阻止他,因為此刻她的情緒也不平靜,正好可以讓她獨自靜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