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正想著他什麼時候啟動車子,就看見他長臂一伸,上半身朝她傾身了過來。

她頓時美眸微瞠,長睫亂顫,然後自覺的閉上眼睛,等著他的一個吻。

這時,耳邊傳來了男人低沉悶笑聲,緊接著,她感覺安全帶被拉扯給她扣上。

葉彎彎有些羞澀得想鑽地洞,可就在這時,她的小臉被男人的大掌捧住,男人霸道的氣息覆壓而下,一個甜蜜的早安吻落下來。

“我怕我不親你,你會失望。”簡之霈還有些可惡的說。

“占我便宜你還有理是吧!”葉彎彎小聲的埋怨他。

簡之霈哈哈一笑,哪還有什麼富家少爺的清貴,他不過就是一個在心愛女孩麵前幼稚的大男孩而已。

“還笑,快走啦!”葉彎彎催促著他。

簡之霈大掌優雅的掌控著方向盤,駛出了地下車庫。

而在葉彎彎的家裡,李月很快就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,女兒的洗手檯上,怎麼會有兩把牙刷?還有兩條毛巾,一條看顏色明顯就是男性的。

以是,李月開始尋找了,很快,男士拖鞋,運動鞋都找出來了,以是,李月終於明白女兒要搬出來住的原因了。

她交男朋友了。而且,這個男朋友還住在她的家裡,和她過起了同居的生活。

李月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,冇想到女兒轉眼就大了呢!竟然交男朋友了。

哎!這種事情,做父母的還是不能乾涉的,隻能說什麼時候,讓女兒領回家看看,讓他們把把關,看看對方是什麼家境,什麼樣的人罷了。

李月決定暫時不拆穿女兒,也免去了女兒的尷尬,回去和老公商量一下,然後過幾天問問女兒願不願意帶回家吧!

唐知夏今天在送完兒子上學之後,她決定勢必要做一件事情,那就是招開一場會議,邀請所有席氏家族的長輩和有身份的人蔘會,她將在會議上對席誌遠家人所作所為,給他們一個警告。

她不希望再有這種事情發生,如果誰敢再侵犯她的家庭,後果自負。

席九宸在這件事情上不參與,因為他放手給妻子去處理,他隻做妻子背後最有力的靠山和港灣。

九點左右,所有重要的參會人員都接受到了通知,當然,有幾個自以為長輩的老人則是派了自己的兒女做代表,因為他們還是要在唐知夏麵前,強調他們長輩的身份的。

這也是一種無聲對抗這位年輕女主人的想法。

十點半,在席氏集團一座三十人的會議室裡,該到場的人,都已經到場了,他們都是家族人員的代表,其中,席俊傑就是代表他的父親過來參加的。

他們都聽說了席誌遠父女的所作所為,他們也都繃緊了心絃,也料到今天唐知夏為何要招開這個會議。

十點半過兩分鐘,高根鞋的敲擊聲有節奏的從會議室門外傳來。

很快,唐知夏一身優雅高定裙裝邁進來,長髮披於腦後,渾身張揚著女家主的貴氣與霸氣,她並冇有刻意的收斂自己的氣勢,也冇有以小輩的身份到來,而是以席家女主人高貴的身份出場。

這份感覺,在場的人,都心中有數了。

唐知夏坐在首位上,她的目光掃過在場的各位,神情嚴肅的沉思了幾秒,開口,“很感謝各位撥空前來參加我召開的這場會議。”

“知夏,你這麼著急招我們過來開會是為什麼事情呀!”一位五十出頭的女人率先開口,便喊著她的名字,而不是少奶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