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這時,櫃子裡的男人也像是受不了那憋屈的小空間,自己推開了櫃門出來了,他伸手揉了揉腰,俊顏有些難看。

“你腰不好嗎?”葉彎彎忙過來小聲問。

簡之霈立即直起了,自通道,“我腰好著呢!你…”

就在這時,門外又傳來敲門聲,葉彎彎嚇得掂起腳尖,手掌快速捂住了男人的嘴,示意他先彆說話。

“彎彎,要不要吃多寶魚,給你買一條。”

“要要,我要,媽你買吧!”葉彎彎朝著門外大聲回答。

果然母親還是愛她的,即便她犯了錯,還想著給她多做好吃的。

冇一會兒,樓下的車庫裡傳來了開車出門的聲音,終於,葉彎彎猛呼了一口氣。

“你讓人假冒你的男朋友演戲給我看?”身後冷不丁的傳來男人懊惱的質問。

葉彎彎不由心虛的咬著唇,背對著他,一時不敢回頭。

“說話,啞巴了?”身後的男人明顯怒火中燒之勢。

葉彎彎突然迴歸她理直氣壯的一麵,她不由轉身,大聲承認道,“對,我就是演戲給你看的,怎麼了?因為我早就討厭被你囚禁我的自由了,我想讓你討厭我,這樣,我們就能互相討厭,然後彼此互不相關了。”

葉彎彎的語氣中氣十足,但眼神卻不知道為什麼,不敢去觸碰男人那雙炯炯逼人的目光,她躲著他的目光,繼續道,“傳家寶我也還給你了,我們之間結束了,請你以後彆來找我了。”

“你是怎麼找回來的?”男人軟下了一些聲線問。

葉彎彎倒也不瞞他,有些懊惱道,“你的傳家寶並冇有丟在國外,而是丟在我家了,可能上次我上樓的時候打翻了我的行李箱,你的傳家寶滾到了我樓梯下麵的角落裡,正好昨天我的貓打碎了花瓶,我打掃的時候,把它給掃出來了。”

簡之霈不由暗暗呼了一口氣,還以為她用了什麼代價找回來的,現在看來,她能這麼輕易就找回來,也算好事一件。

“你就這麼想讓我討厭你?你怎麼斷定你帶個男朋友到我麵前,我就會討厭你?討厭的前提應該是我喜歡你才行,你覺得我喜歡你嗎?”簡之霈目光灼灼的逼視過來。

葉彎彎一時心堵,啞口無語,她咬著唇道,“我猜測你有潔癖,大概不喜歡和有男朋友的女孩相處,你喜不喜歡我不重要。”

“想聽實話嗎?”簡之霈優雅的在她身側渡著步,目光落在她漂亮的臉蛋上。

葉彎彎的心絃猛地繃緊,他要說什麼實話?喜不喜歡她這件事情的實話?

“不想。”她頓時拒絕聽,不管是什麼答案,都不重要了,他們之間結束了。

她答應過他的奶奶,這輩子不會和他有關係了,她必須做到。

“不想聽,也得聽。”男人霸道輕哼,“由不得你不聽。”

葉彎彎頓時好氣,伸手就捂著耳朵,“我纔不要聽,你說了我也不聽。”

她自以為自己捂得很緊了,把頭垂得低低的,一副躲進沙子裡的駝鳥狀。

可她的耳朵裡,還是鑽進了男人低沉又堅定的聲線,“葉彎彎,你聽好了,我喜歡你。”

葉彎彎錯覺一般,覺得自己聽錯了,她抬起頭,便觸上男人那雙狀狀好看的桃花眼,那眼神裡的光芒,分明不是討厭,而是閃爍著笑意。

“冇聽清楚?”簡之霈繼續出聲,“葉彎彎,我喜歡你。”

葉彎彎這下聽清楚了,不是錯覺,是他真實的聲音。

葉彎彎的心怦怦巨跳起來,感覺有一瞬間,她呼吸不上來,心臟停止的感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