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簡之霈,“…”

他長得那麼像罪犯嗎?

“你當我是什麼,變態嗎?”簡之霈抱著手臂,勾了勾性感薄唇,“我想要對你做什麼,之前就可以做,還等到現在?”

葉彎彎想想他說得有道理,她也覺得自己反應有些過度,臉紅著問道,“你來乾什麼,傳家寶我完好無損的還給你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

緊接著,她又想到一個問題,父母親那麼討厭他,怎麼會請他進家門的?

“你是怎麼上來的?我爸媽冇趕你出去?”葉彎彎再問。

簡之霈略略窘迫道,“你爸媽都出去了,我是爬水管上來的。”

“什麼?”葉彎彎直接嚇得彈坐起身,“你瘋了,萬一掉下去摔著怎麼了?”

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擔心他的安危,而不是控訴他的私闖罪名。

就在這時,突然外麵傳來了車聲,葉彎彎趕緊掀被下床,也不顧自己是穿著吊帶睡衣,裡麵還冇有胸衣,她從窗戶往外一看,“糟糕,我媽回來了,你快躲起來。”

就在這時,樓下傳來了李月氣呼呼的聲音,“彎彎,彎彎。”

葉彎彎有些慌神的在房間裡左右打量著,最後她盯向衣櫃,拉開衣櫃,朝站在房裡的男人急道,“快躲進去。”

簡之霈愕然看著,葉彎彎衝過來,一雙細臂就連拉帶扯,把一個一米八八的男人拉到了衣櫃麵前,“快躲進去呀!彆被我媽發現了,不然我們都要倒楣。”

男人明顯很抗拒蹲衣櫃這種行為,他皺眉問,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我爸媽發現我要和你見麵,非打斷我的腿不可。”葉彎彎急得推他,命令出聲道,“快進去。”

簡之霈就這麼無奈的,委屈的縮進了她的衣櫃裡,葉彎彎把櫃門一關,她房門也被她的母親擰開了,看見冇有在床上睡覺,而是站在衣櫃門畔的女兒,她著急冒火就吼了一句,“臭丫頭,你給我說實話,你把家平帶去哪兒了,為什麼他被打了。”

葉彎彎吃了一驚,母親怎麼知道了?

“你是不是帶他去見那個姓簡的了?還讓他冒充你男朋友是不是?瞧瞧把人家打成什麼樣了,那是你李叔的獨苗,要出什麼事情,看我不把你腿打斷。”

葉彎彎蔫下了腦袋,一副我知道錯了的表情,“媽,對不起嘛!”

“到底是不是那姓簡的打了他。”李月氣呼呼的質問。

葉彎彎緊張又心虛的看了一眼衣櫃,“媽,你彆問了,這件事情我會向李叔一家賠理道歉的。”

“你能不能懂事點,都多大的人了,上班就好好上班。”

“媽,彆說了,你去買菜吧!我今天特彆想吃您做的開背蝦,你給我買幾斤新鮮的做吧!”葉彎彎推著母親,不能讓她再罵了,她都快丟死人了。

那衣櫃裡的男人一定全聽見了吧!就連她讓李家平假冒男朋友的事情,都被母親給拆穿了,這下真是丟臉丟到太平洋了。

李月哼了一句,“犯這麼大的事情,還想著吃蝦,我告訴你,你以後彆拉著家平做傻事,人家還比你小呢!還讓他冒充你男朋友,你有這本事,就正經的給我找個優秀的男朋友帶回家。”

“媽,快去買菜吧!我知道了,我以後不瞎胡鬨了。”葉彎彎紅著臉道。

“趕緊穿好衣服了,像什麼話。”李月又白她一眼。

葉彎彎低頭一看,腦子嗡了一聲,吊帶睡衣啊!天哪!她剛纔急得都忘記自己穿成這樣了。

“我知道了,媽。”葉彎彎把母親送到門口,把門關上,落下了內鎖才鬆了一口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