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方便透露。”警員守口如瓶。

李崇又閒聊了幾句,發現根本打探不到什麼,他又上來了院長辦公室這一層,剛拐出來,就看見席九宸和李輝走過來,他嚇得冷汗直冒。

他忙上前打招呼,“席少爺,副院長。”

席九宸的目光鋒利的掃他一眼,“有事嗎?”

“我就是想看看有冇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。”李崇忙道。

“現在警方在辦事,你讓人彆去打擾就是了。”李輝朝他道,因為李崇是李輝的表弟,有了一層關係,李崇在醫院裡也算有些權勢的人。

李崇一邊下樓到了醫院外麵,他趕緊拿出手機撥通了一串號碼。

“喂!”那端正是席誌遠的聲音。

“席老哥,現在事情鬨得有些大了,席九宸來了,警方也來了,好像正在追查少了的那一罐,你趕緊銷燬吧!彆查到你了。”

“三天後出結果,你先扛著,時刻盯著他們。”

“好!你們快點,我可不想背責。”李崇掛了電話,深呼吸一口氣,要是被席九宸查到了,他肯定死無葬身之地。

唐知夏在家裡,也有些無法安心,也不排除有些卑鄙之人,想利用這種方式獲取席氏家族的財富,而這種方式真得毫無人性,將來真得有孩子出生了,那個孩子也是可憐的棋子。

不,她絕對不希望席九宸的子嗣成為他人的傀儡,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才行。

席思瑤的公寓裡,她已經聯絡好了接下來要去的國家,那是一個非常適合她生孩子的地方,她做好了一切的準備,隻要受孕成功,她就可以立即出國。

席思瑤的腦海裡,全是席九宸的身影,她想象著熬過這幾年之後,席九宸和唐知夏的感情說不定淡了,她這一生終有機會成為他的女人的。

晚上,警方也取證結束了,由於救火的時候人員複雜,所以,接下來的查證也需要幾天,警方這邊也非常重視這件事情,成立了專案組專門連夜調查。

唐知夏一直陪伴兒子睡著了,才聽見彆墅外麵的車聲,她站在電梯旁邊等候,從電梯邁下來的男人訝了一下,長腿邁出之際,手臂已朝她攬來,“怎麼不先睡?”

“警方那邊有進展了嗎?”唐知夏從他的懷裡抬起頭,這件事情令她不安。

“正在調查,彆太擔心。”席九宸安撫她的情緒,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要查清楚的。

夏日夜色微涼,唐知夏依偎在他的懷裡睡著,可不知道為什麼,一個突然而來的夢境籠罩而來。

她像是和兒子在草坪上玩耍,兒子也長大了不少,帥氣的踢著足球,她在一旁備感到驕傲。

“晨晨,加油,你是最棒的。”她聽見自己在鼓勵著兒子的聲音。

然後,突然從彆墅外麵的草地上,走來了三個人,是一個女人牽著兩個小男孩,唐知夏並不是看得很清楚,可她還是使勁的想要看清楚,因為她的家裡闖入了人,便令她擔憂。

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個女人,可率先看見的,卻是兩個小男孩的麵容,那是和她兒子小時候酷似的五官,四五歲的樣子,正有些陌生的打量著她。

唐知夏的呼吸猛地一窒,她抬起頭,努力的去看那個女人,很努力的,仿可她的臉有些虛幻模糊,可她卻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好像是她見過的人。

“媽咪,我們的爹地在哪裡?”其中一個小男孩搖晃著女人的手臂問。

“你們的爹地就在這裡啊!”女人溫柔的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