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內心苦澀一笑,“是我配不上人家。”

李家平有些心疼的看她一眼,說真的,越富有的人家,越講求門當戶對,像剛纔那個男人,一看就是頂級豪門家的少爺派頭,葉家還真是高攀不上。

“那我這次扮演你男朋友的計劃是成功了嗎?他應該死心了吧!”李家平問道。

葉彎彎點點頭,“嗯,他成功討厭我了。”

“那就好,以後我會介紹更好的人給你認識。”

簡之霈隨後便開了一輛跑車出門,黑色的跑車宛如一頭難於馴服的野馬,跑車直奔市中心的一座酒吧!那是上次他收購的,現在這座酒吧依然成為全市最高級的酒吧之一。

但此刻,整座酒吧的燈光全亮著,裡麵的服務員僅招待他一位客人。

他坐在中央的一個卡座上,男服務員端著酒盤陪著他。

簡之霈轉眼已經喝了兩杯威士忌了,他朝服務員道,“給我滿上。”

服務員不敢怠慢的給他滿上,可簡之霈卻像是嫌棄他倒得慢了,伸手搶過他的酒瓶,直接對瓶喝。

“簡少爺,您慢些喝。”服務員勸他一句。

可是這個男人今天求醉一場,他的腦海裡全是今天葉彎彎被那個男人半壓在床的樣子,看著她摟著他的脖子,親熱的畫麵。

越想越覺得胸口悶得有些喘不過氣來,有一股令他不知道如何發泄的怨火在燃燒。

為什麼會這樣?不過是一個女孩罷了。

“簡先生,需要我陪您喝一杯嗎?”一個打扮漂亮時尚的女孩站在他的身邊,緊身裙勾勒出她迷人的曲線。

簡之霈的目光掃她一眼,就算這個女孩很漂亮,卻無法惹起他的興趣,他擺擺手,“不用。”

女孩的臉上閃過失落之色,她咬著唇,大著膽子坐到他的沙發上,伸手替他倒了一杯酒,“簡先生,讓我陪著你吧!”

簡之霈的劍眉擰了一下,鼻息間聞到了令他煩感的香水味,他聲線清冷起來,“離開。”

短短兩個字,充滿了威嚴氣息,這個女孩頓時漲紅了臉,她感覺自己像垃圾一樣被這個男人嫌棄了。

酒吧經理立即朝女孩招手,讓她趕緊離開,彆打擾這位大老闆。

以他的眼光來看,這位大少爺明顯是被女人傷了,纔會獨自過來這裡喝悶酒的,他已經把酒吧裡最漂亮的女孩派過去了,卻無法得到他正眼一看,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孩能傷了這位富家公子哥的心?

酒吧裡很安靜,除了櫃檯調酒的聲音,燈光下,簡之霈一邊喝,一邊神色莫名的沉思著什麼。

還有些不甘心的表情在他的臉上停留,他放在桌麵的手掌,不時攥緊成拳,同時眼底又湧冒出一絲陰鬱,有些嚇人。

幾位女孩站在角落位置,欣賞著那個俊美絕倫的男人,早就心神盪漾,恨不得把自己主動送上去取悅他,她們都在想,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孩,有資格把他傷成這樣?

他在為誰喝著悶酒?又在為哪個女孩黯然神傷?

簡之霈喝了一瓶酒下去,又倒了第二瓶,早已是超出他酒量的範圍了。

“簡先生,您這樣喝下去會醉的。”服務員勸他一句。

簡之霈並冇有聽勸,而是執起酒杯,又往嘴裡倒了一口,帶著情緒般嚥了下去。

簡之霈的醉意也漸漸的顯現出來了,他開始拿出他的手機了,他翻到了葉彎彎的那個號碼撥通了。

葉彎彎剛剛到家,剛進院子,就聽見手機響了,她拿起一看,心絃猛地勒住,怎麼是他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