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家平的臉色錯愕,扭頭看向了葉彎彎,不敢相信她和他竟做過這種事情?

葉彎彎隻能配合著演了起來,“家平,對不起,請你原諒我。”

李家平忙伸手牽起她的手,“我知道是我在國外冷落了你,但從現在起,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,我原諒你。”

簡之霈劍眉擰緊,他的話竟然激不起這個男人的怒火。

“簡先生,彆說了,你拆不散我們的感情的,我們很相愛,我們下個月就要訂婚了。”葉彎彎認真的朝簡之霈啟口,既然演到這份上了,她要讓他討厭到底吧!

“你是男人嗎?你的女人和我如此親密過,你竟然還無動以衷?”簡之霈攻擊向了李家平,罵他不是男人。

“我…你下次敢再動我女朋友,我一定不會對你客氣的。”李家平做出氣憤的表情警告。

“怎麼不客氣?”簡之霈一邊說,一邊走向了葉彎彎,眼底擒著意味不明的冷笑。

葉彎彎冇有發現他俊美的臉上,有一絲惡魔的影子在閃爍。

“我…我會…”李家平看著他的身材,襯衫之下結實分明的胸肌,充滿了爆發的力量,打架明顯打不過。

然而,就在這時,葉彎彎的腰際突然攬來一隻結實手臂,她的下巴被粗暴的捏起,雪鬆氣息籠罩,男人的薄唇霸道強橫的吻了下來,當著李家平的麵,冒犯著她。

葉彎彎的美眸瞪圓,唇上是男人霸道的氣息,腰際是如鐵般的撼動不了的手臂。

“唔…”葉彎彎要瘋的節奏。

冇想到簡之霈這麼變態,斯文敗類啊!

李家平也睜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葉彎彎被這個男人強吻在他麵前。

“放開她…”李家平氣惱的喝了一句,生為葉彎彎的鐵哥們,也見不得她這麼被欺負。

可是男人的吻,帶著一股子懲罰的意味,把葉彎彎吻得腦袋空白,渾身緊繃,她也在推他。

終於,男人鬆開了她,挑釁般的看向了李家平,“想要和我打架嗎?”

葉彎彎氣息散亂,捂著紅唇,臉紅到耳根了,但她還是強行冷靜下來,拉起李家平道,“我們走吧!”

身後,一道冷冽的男聲警告而來,“葉彎彎,限你一個小時後和他分手。”

葉彎彎頭也不回,也不回答,隻是覺得太過分了。

上了車,李家平有些心疼的看著她,“你冇事吧!”

葉彎彎捂著臉,像是要哭的聲音,“冇事。”

“這男人長得帥,怎麼如此變態啊!強吻你啊!”

“彆說了,你不許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。”葉彎彎要求道。

“好,我保證不說,但他好像真得很喜歡你呢!”李家平一邊啟動車子一邊離開。

而葉彎彎的腦海裡,隻有剛纔簡之霈那個堪稱可惡的吻,他的睫毛,他的眼神,他懲罰的意味。

越想臉越紅。

李家平一邊駛出這一片富人彆墅區,雖然他家裡也算中上層家境,可還是刺激得不行。

他不由抱怨道,“妞,就剛纔那個男人你說冇我帥,是你眼瞎還是我眼瞎,人家那顏值,氣質,都把我按地上摩擦了。”說完,李家平真心的說道,“我得說句實話,人家還真挺喜歡你的。”

葉彎彎看著窗外的風景,心情也是複雜之極,簡之霈剛纔的反應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那個吻更是驚到她了,這會兒臉還是紅的,在發小麵前,被一個男人強吻成那樣,好丟臉。

“彎彎,身為朋友,我真得勸你一句,好好把握,這種男人在女人麵前,搶手的很,你一轉身就被搶走了。”李家平勸她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