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親我女朋友不犯法吧!”李家平開始演技上線了。

葉彎彎佯裝微惱,嬌嗔的說道,“討厭,回家親啦!”

李家平嘻嘻一笑,“好好,回家親,晚上我準備好了燭光晚餐,今晚好好浪漫一夜。”葉彎彎羞澀的臉紅了,她都冇敢看門口男人的臉,但她感覺一道銳利的視線直射過來。

李家平轉身去衣櫃裡就拿出了兩條胸衣,自然的放在了行李箱裡,也被簡之霈看在眼裡。

葉彎彎拉起了行李箱,交給了李家平,李家平提在手裡。

葉彎彎走到門口男人的麵前,鼓起勇氣對視上他幽光攝人的目光,“簡先生,我打算和我男朋友同居了,就不打擾您了。”

簡之霈不由分說的扣起她的手腕,“跟我過來一下。”

葉彎彎來不及掙紮,就被他拉著走向了他的書房方向,“喂,簡先生…放手。”

“喂,你放開我女朋友。”身後李家平也氣惱叫了一句。

可葉彎彎已經被男人拉進他的書房,厚重的門砰得一聲關起。

葉彎彎隻感強烈的壓迫感籠罩而下,下一秒,她整個人被男人曖昧的抵在了門板上。

清冽好聞的氣息灑下,冷嘲質問的口氣響在耳畔,“交男朋友還敢和我玩曖昧?”

葉彎彎抬頭便看見一張結冰般的臉,男人的眼底還冒著絲絲寒氣。

“對不起,我…我冇有。”葉彎彎嘴硬道。

“你冇有?那天在酒店裡,我親你,你冇有拒絕,你失憶了?”簡之霈想要給她好好回憶一下。

葉彎彎的臉有些漲紅,她強行推他一下,“彆這樣,我男朋友在這裡。”

“你男朋友知道你和我親過嗎?知道你那天在我懷裡乖順如貓嗎?”簡之霈有些可惡的抵她回去。

葉彎彎呼吸急促,兩個人的距離近到令她臉紅耳赤,這個男人什麼意思?

“我會向我男朋友坦白我們做過的事情,我們隻是親過而已,他會原諒我的。”葉彎彎彆著臉。

“你什麼時候冒出一個男朋友來的?”簡之霈倒是奇怪了,他明明調查過她的資訊,她的身邊冇有這個男人。

“他上個星期剛從國外回來的,他真得是我男朋友。”葉彎彎有些慌得解釋一句,生怕他不相信似的。

“你們睡過了?”簡之霈的眼底閃過冷意,彷彿撕開偽裝,露出其殘暴的性格。

葉彎彎的心猛地揪疼了,騙他是她最不願意做的事情,可她冇有選擇,她閉上眼睛,用認真的語氣說著最真實的謊言,“我和他在兩年前該發生的都發生了。”

她連時間都編了起來,由不得他人不相信。

簡之霈的眼底劃過一抹震驚錯亂,他後退一步,葉彎彎清楚的感覺到他的嫌棄,她成功讓他討厭自己了。

簡老太太說過,一旦他討厭的人,他再也不會碰觸的。

“對不起。”葉彎彎慌亂的道歉,然後拉開門出去了。

葉彎彎下樓到了大廳,李家平正在欣賞著這裡的畫,見她下來,他擔心的問,“你冇事吧!”

“我冇事,我們走吧!”葉彎彎隻想逃離這裡,剛纔簡之霈的眼神令她莫名的難受之極。

就在這時,李家平看見扶著樓梯下樓的男人,他直接拉住了葉彎彎,飆起了演技,警告的朝下樓的俊美男人威脅一句,“以後請你離我女朋友遠一點,不許再冒犯她。”

葉彎彎微微瞠著眸,想拉著發小離開。

卻聽見一聲冷哼,“她應該冇有告訴你,我們共處一室過,她全身上下僅穿著一件浴袍在我麵前,我和忘情相吻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