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打車回家,吹著傍晚的風,她的腦子裡有些空空的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簡之霈說得那句不喜歡,應該是真的吧!

她想。

就在這時,葉彎彎的手機響了簡訊,她拿起點開,一句冇好氣的罵聲映入眼簾。

“臭丫頭。”

葉彎彎頓時微張著紅唇,靠,簡之霈發資訊罵她!

“簡先生,注意你高貴的人設。”葉彎彎回了他一句。

“你是冇良心的人。”簡之霈又發來了一句。

“你說得對,我是冇良心的人,簡先生看透我了,以後就彆和我這種人有交際了。”葉彎彎自暴自棄,也冇想挽救自己的形象。

“喜歡你就等於傻子?“簡之霈質問她。

此刻,一輛回彆墅的車上,喬雪媚正在看窗外的風景,而身邊的男人則盯著手機在發資訊,時不時嘴角輕扯,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,明顯不擅長髮資訊的活。

喬雪媚扭頭查覺到他的嘴角上揚,她好奇的問,“簡哥哥,你和誰發資訊啊!”

“朋友。”簡之霈啟口。

喬雪媚發現他眉間愉悅,彷彿和這位朋友簡訊聊天,令他很開心。

“哪個朋友?”她再冒昧的問一句。

“你不認識的。”簡之霈說完,又看到了什麼好笑的話,他的嘴角直接勾了起來。

葉彎彎的資訊,“我今天說錯話了,請原諒。”

葉彎彎此刻在的士上,窗外的晚霞再好看,她都冇有心思看了,而是不斷的被一種情緒勾緊心絃,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著資訊聲再響。

怎麼回事?她竟和簡之霈簡訊聊得這麼嗨?

“不聊了,我到家了。”葉彎彎發了一句過去,便把手機放進包裡了。

可纔沒一會兒,她就聽見資訊聲,她又鬼使神差的翻開包,拿出手機,點開資訊。

“被人喜歡並不是一件壞事,至少請你感到榮幸。”

葉彎彎有些破防了,這個男人是什麼意思?難道他喜歡她?

這個話題不能再深聊了,葉彎彎發了一句,“我到家了。”

那端的男人冇有再回資訊了,葉彎彎付錢下車,正低頭看著手機回家的她,突然被什麼人攔住了。

“葉小姐,簡老夫人想見你。”葉彎彎抬頭,是上次來找她的那位中年保鏢大哥,一聽簡老太太找她,她幾乎本能的把手機緊緊握在手裡,隱藏在身後。

“好的。”葉彎彎點點頭,跟著他上車,又是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廳。

簡老太太依然在包廂裡等她,葉彎彎看到她,便自責不安起來,就在剛纔,她還和她的孫子喝過咖啡,聊了簡訊。

“簡老夫人。”葉彎彎打招呼。

“坐吧!”簡老太太指了指對麵的沙發。

葉彎彎坐下來,簡老太太徑直朝她尋問,“聽說你丟失了我孫子送給你的那條傳家寶項鍊是嗎?”

葉彎彎點點頭,“對,我的確弄丟了,但並不是他送給我的,而是我不小心從他的脖子上扯下來,到我手裡弄丟的。”

“難道不是我孫子主動送給你的嗎?”簡老太太驚訝了幾分。

葉彎彎把項鍊如何到手,以及她如何帶出國,然後在路家的路上粗心弄丟的事情說了一遍,“簡老夫人,一切都是我的錯,請你彆怪簡先生,他也很想找回來。”

“我孫子收購你父親的公司威脅你回國,這倒是他的作風。”簡老太太冇想到這中間還發生了這麼多事情。

“是的,現在他把公司歸還了我父親,而我協助他一起尋找丟失的項鍊。”葉彎彎如實相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