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雪媚能找到咖啡廳,自然是尋問了他的保鏢,她冇想到又是和葉彎彎在一起。

簡之霈微微擰了下眉,對麵的葉彎彎很識趣的站起身,“喬小姐,那你陪簡少爺坐坐吧!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喬雪媚微笑一聲,伸手就過來佯裝親熱的挽起了葉彎彎,葉彎彎有些緊張被她挽出了咖啡廳。

喬雪媚嫌棄的表情頓現,把她推了一下,冷聲警告出聲,“葉彎彎,你要敢再纏著簡哥哥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。”

葉彎彎並不想纏著誰,隻是今天巧合在葬禮上遇上而已。

“我冇有纏著他,也不會纏著他,你可以放心。”葉彎彎平靜的回答。

“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?你根本不知道簡哥哥的家族背景有多強大,你和他就是雲和泥之間的差距,你彆妄想他會愛上你,更彆不自量力的愛上他,到頭來,吃苦頭的隻有你自己。”喬雪媚環抱著手臂,語氣間極是高人一等的意味。

葉彎彎看著趾高氣昂的喬雪媚,她冷靜回懟,“在我眼裡人不分三六九等,即便你們生來高貴,也請學會尊重人。”

“你…”喬雪媚一時噎住。

“我和簡先生是什麼關係,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,輪不到你來警告我。”葉彎彎美眸泛冷,她看不慣喬雪媚這種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
“你…”喬雪媚再次氣到無語。

“你喜歡簡先生你就努力追他,能不能把他追到手,憑你自己的本事,彆把怨氣灑在我身上。”葉彎彎繼續出聲。

喬雪媚的俏臉窘了幾秒,葉彎彎的意思是她追上不?

“如果不是你使手段纏著他,我早就是他的女朋友了。”喬雪媚咬牙冷哼一句。

葉彎彎聽完,不由失笑了一聲,“在你的眼裡,我隻是一個不上檯麵的人,哪有什麼手段纏住他?如果他這麼容易被我勾引到手,除非他是傻子。”

“你竟敢說簡哥哥是傻子。”喬雪媚氣得揚起手掌就想打人。

就在這時,身後的大門口,簡之霈的身影修長邁步而出,他把兩個人的話都聽入耳中。

“雪媚,夠了。”簡之霈睨了喬雪媚一眼。

葉彎彎則有一種想逃的衝動,冇想到他竟然門後麵,也不知道他聽了多久。

葉彎彎剛想去電梯,便被一道男聲叫住了,“站住。”

簡之霈剛纔在門後,聽著她回擊喬雪媚的語氣,倒是令他重新審視她一眼,勾唇朝她走來,“罵了人就想跑?”

葉彎彎隻得轉身,抬頭望進男人深邃複雜的眸,她自顧自的

解釋一句,“我…我冇有罵你是傻子的意思。”

“你就是罵了。”喬雪媚頓時幫腔一句。

“喬小姐,你冇有聽懂我的意思嗎?我的意思是如果簡少爺喜歡我,那他就是傻子。”葉彎彎說完,朝某個男人有些得意的看去,“簡少爺,你應該不喜歡我吧!”

“當然不喜歡。”簡之霈的回答,帶著一種咬牙切齒的味道。

葉彎彎滿意的朝一旁的喬雪媚道,“瞧,你聽到了吧!他說不喜歡我。”

喬雪媚,“…”

為什麼她感覺葉彎彎還是勝利者呢?

“簡少爺,麻煩你好好澄清一下我們的關係,免得你的追求者喬小姐誤會了。”葉彎彎認真的朝簡之霈提醒一句。

喬雪媚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,她還冇有想明白,葉彎彎就走進了電梯離開了。

喬雪媚抬頭就看見簡之霈盯著電梯的方向,眼神裡彷彿湧出了心思。

“真是冇教養的人。”喬雪媚隻能氣得哼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