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席俊傑立即識趣的回到父親那一隊,但他突然有一種想法,他一定要搶走葉彎彎,在姓簡的手裡扳回一局。

很快,又有人過來了,原來是席敏一家人,戰擎野的懷裡抱著唐羽晨小朋友,他今天一身黑色西裝,胸前配著一朵小白花。

唐俊隨後也到了,他走過來安慰席九宸兩句,便陪著外孫子去了。

席敏過來和席九宸聊了幾句,她的眼眶又紅了,整個人憔悴了不少,她說完便走向了幾位長輩那邊。

戰擎野過來之際,席九宸叮囑他一句,“好好照顧你媽。”

“冇辦法,我媽這幾天一直吃喝不下,我和我爸都儘量勸她了。”戰擎野搖搖頭。

石碑已立,席老太太的骨灰也下葬了,親朋好友輪翻獻花祭奠。

第一組人,由席九宸帶著妻兒行禮,小傢夥把懷裡的花束放在石碑旁邊,看著照片上的太奶奶,他一直忍著哭意,唐知夏拍了拍他,小傢夥扭頭就投進了她的懷裡,在她的衣服上抹淚。

唐知夏也紅了眼眶,親著他的小腦袋,帶著他從旁邊離開,緊接著,有序的人員上來獻花,簡之霈是牽著葉彎彎一起的,他手裡的花也是交給了葉彎彎替他放上去。

席思瑤的目光時不時的在傘下愛慕的投向席九宸,看著他把唐知夏母子攬在懷裡,看著他眼神裡的溫柔和悲痛,她的心絃時不時的抽緊,她心疼他。

即便她冇有這個資格。

祭奠結束,親友們紛紛離去,僅餘簡之霈冇有走,唐知夏陪著席九宸送完了賓客,看見他站在墓碑麵前,她伸手握著他的手,陪著他靜站了好一會兒才離開。

回去的路上,葉彎彎被某人要求坐他的車。

“不行,我要陪唐總回去。”葉彎彎拒絕道。

然而,唐知夏聽到這句話,回頭溫柔道,“彎彎,今天冇什麼事情了,你坐簡少爺的車吧!”

簡之霈扣住她的手腕朝他的車走去,葉彎彎隻能過去了。

彆墅裡。

小傢夥非常乖的在自己的房間玩樂高,他知道爹地媽咪這幾天太累了。

唐知夏讓席九宸去洗個澡,然後睡會兒,這幾天他一直冇有睡個整覺,不是被事纏上,就是悲痛難於入眠。

席九宸乖乖聽妻子的話,去洗了一個澡,唐知夏拉他上床,依偎在他的懷裡陪著他入睡。

冇一會兒,唐知夏就聽見身側的男人均勻的呼吸聲,他睡著了。

唐知夏心疼替他掖好被角,起身去陪兒子。

逝者已逝,而生者也要將前路走好,唐知夏深知接下來她的責任,她更要堅強麵對起來。

簡之霈的車子也駛進了市區,卻冇有回他彆墅,而是去了一家高級咖啡廳。

坐在咖啡廳裡,葉彎彎堅持了一路的話,再次看向對麵的男人,“簡少爺,求求你,讓我見見你奶奶,替她解釋我丟了你傳家寶這件事情,好嗎?”

今天拉到了喬雪媚的電話,葉彎彎就擔心他會捱罵。

簡之霈看著她擔心的眼神,連捱罵都要搶他前麵,這是不是喜歡他的意思?

“葉彎彎,這件事情你彆管了,我奶奶罵我不會超過兩句的。”簡之霈優雅的執起咖啡,“她最疼我了。”

葉彎彎正喝著咖啡,冷不丁的一抬頭,嚇了一跳,隻見喬雪媚唐提著包,扭腰擺款朝他們這桌走來。

“喬小姐。”葉彎彎放下咖啡,起身打招呼。

喬雪媚怨恨的看她一眼,朝簡之霈道,“簡哥哥,奶奶在找你,我們回去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