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簡家那枚價值連城的傳家寶丟了?而且,還是在葉彎彎的手裡丟的?

天哪!

那原本將來是要戴在她脖子上的傳家寶啊!竟然讓葉彎彎那小賤人給弄丟了。

可惡。

這件事情她一定要告訴簡老夫人,想著她就拿出了手機,撥通了簡老太太的號碼。

“喂,雪媚,有事嗎?”

“奶奶,告訴你一件天大的壞訊息,您送給簡哥哥的傳家寶丟了,而且,還是在葉彎彎的手裡丟失的,現在找不回來了。”

“什麼?”那端簡老太太果然震驚之極。

“千真萬確,我剛剛聽到簡哥哥在急於尋找,看情況是找不回來了。”

“好,我馬上回來。”

掛了電話,喬雪媚的眼底閃過一抹欣喜,傳家寶丟了,葉彎彎這罪過可就大了。

簡老夫人半個小時就到家了,她在門口,朝站崗的一名保鏢道,“你跟我進來。”

保鏢跟著簡夫人進去大廳,又到了偏廳外的小花園。

“我問你,阿霈脖子上那條項鍊是不是丟了。”

保鏢的神情一凜,緊閉上了嘴。

這件事情簡之霈交待過他們,絕對不許亂說。

“怎麼?我也撬不開你的嘴是嗎?”簡老太太拿出威嚴,“快說,是不是丟了。”

“是的,老夫人。”保鏢不敢忤逆她的話。

“在誰的手裡弄丟的。”

“在…”保鏢欲言又止。

“是葉彎彎的手裡嗎?”簡老夫人的臉色難看之極。

保鏢震驚了幾秒,“您都知道了?”

簡老夫人內心惱火,孫子這是不經她同意,就隨便把傳家寶送給了一個女孩,還讓她弄丟了?

簡之霈一邊整理著袖口一邊下樓,就看見匆匆從花園方向過來的保鏢,那保鏢看到他,立即害怕過來向他道歉,“少爺,我…對不起。”

簡之霈還冇有反應過來,一道嚴厲又威嚴的女聲傳來,“阿霈,你過來。”

簡之霈聽著奶奶的聲音,頓感不對勁,他看了一眼匆忙離去的保鏢,他走向了花園方向。

花園裡的玻璃廳沙發上,簡老太太的目光如熾,盯著走進來的孫子,這是簡之霈少見的嚴肅表情。

“奶奶。”簡之霈坐到她的對麵,等著奶奶的發問。

“你媽送給你的傳家寶呢?在哪?”簡老太太直接尋問。

簡之霈頓時明白了,但奶奶是怎麼會知道傳家寶丟失這件事情的?

“奶奶,您都知道了?”簡之霈隻能先試探一下,不知道奶奶知道多少。

“你為什麼不和我們商量,就私自把傳家寶給一個女孩子?還讓她粗心大意的弄丟了?”簡老太太極生氣的質問道。

簡之霈的瞳仁閃過一場小型地震,保鏢竟然背叛了他,把葉彎彎的事情也說了?

“奶奶,傳家寶是我丟的,不是她丟的。”簡之霈隻能先說慌,攬過了這份責任。

簡老太太錯愕,孫子竟然在保護那個女孩,怎麼?是她低估了孫子對這個女孩的感情了嗎?這令她的內心升起了警惕。

“阿霈,奶奶先把話放在這裡,傳家寶你給我找回來,也給我離那位葉小姐遠一點。”簡老太太望著孫子道。

就在這時,喬雪媚的身影出現在花園不遠處裡,簡老太太的目光望過去,又說了一句,“雪媚哪點比不上那位葉小姐?她是生長在我們那邊的人,她家世背景比葉彎彎更適合你。”

“奶奶,我什麼都可以聽你的,但在選擇愛人這件事情上,恕我無法聽你的。”簡之霈低沉反抗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