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下次能不能叫我一聲,彆攔著我麵前。”葉彎彎抱怨一句。

“就這麼急著想見我?”簡之霈眯眸笑問。

葉彎彎俏臉微紅,彆著臉道,“誰說的,纔沒有。”

“餐廳定了嗎?”

“嗯!我下午要上班,就在附近。”葉彎彎點點頭。

“走吧!”簡之霈突然伸手過來,扣住她的手腕就出門。

葉彎彎心跳怦怦急跳兩下,這個男人牽她乾什麼?這裡有很多她的同事,她可不想被誤會啊!

餐廳裡。

葉彎彎代表父親朝對麵的男人道,“簡先生,我代表我父親感謝你把公司還給他,謝謝。”

簡之霈看著她清秀的麵容上,一臉誠摯的表情,他微微一笑,“就一句感謝嗎?”

葉彎彎抿了抿唇,“那你還想要什麼樣的達謝啊!”

簡之霈看著她的紅唇,被她貝齒緊咬的樣子,Q彈嬌嫩,莫名的看得他身子一緊,他嚥了咽口水道,“冇事老咬脣乾什麼?就不怕咬破了?”

葉彎彎緊張不安的時候,就喜歡習慣性的咬下唇,聽他這麼一說,她月牙般的眼睛彎起,“我又不蠢,咬破我嘴巴乾什麼?”

“以後,彆對著男人老咬唇,你知道那對男人來說,是一種什麼樣的暗示嗎?”簡之霈認真教育。

葉彎彎的俏臉一紅,聽懂了。

“我…我隻是習慣,冇想勾引誰。”葉彎彎解釋一句。

“把這個習慣改掉。”對麵的男人霸道命令。

葉彎彎聽話的點點頭,“好!我今天開始改。”

簡之霈看著她聽話的樣子,心情莫名的愉悅之極,他勾唇一笑,讚她,“真是個好女孩。”

葉彎彎的臉倏地又紅了,這個男人把她當什麼了嘛!

飯菜上來了,葉彎彎也把自己現在的職位提了一下,簡之霈見她竟然在唐知夏的手下工作,他倒是放心了一些,“她會照顧你的。”

“是啊!唐總對我很照顧了。”葉彎彎點點頭。

“以後遇到什麼難於解決的事情,可以找我幫忙。”簡之霈朝她道。

葉彎彎堅決的搖搖頭,“不用,謝謝。”

吃完這頓飯,她和他將再不往來,這是她答應他奶奶的事情。

時間不知不覺過了一點,葉彎彎看著時間忙道,“我該回去上班了。”

葉彎彎去結賬過來,簡之霈看著窗外在想什麼。

從餐廳出來,葉彎彎朝他揮手,“我去上班了。”

本想說再見的,但想想今後再也不見了。

葉彎彎走向席氏集團的方向,每走一步,即帶著一絲絲不捨,也堅決。

簡之霈目送著她,正午的陽光下,她穿著合身的套裝,長髮微揚,即便在她的身邊,也有不少性感迷人的都市麗人身影,可他的目光,隻被那一抹纖細的身影勾住。

簡之霈回到彆墅,奶奶外出了,他剛回書房,他的保鏢敲門進來。

“進來。”簡之霈應了一句。

“少爺,我們根據葉小姐丟失項鍊的路線發出了懸賞通告,如果有訊息,他們會第一時間通知我。”

“二手市場也要留意,也許有人會出手。”

“少爺,葉小姐是確定丟失了嗎?我們可不可以找她談談,希望能多瞭解一些資訊方便尋找。”

“不要打擾她,不急於一時。”簡之霈將身體埋坐在沙發上,頭疼的扶了下額頭。

“是。”

保鏢在出門之際,倏地看見了門外一道快步離開的身影,正是喬雪媚。

此刻,喬雪媚已經回到她的房間裡,她背靠著門,有些緊張的拍了拍胸口,她剛纔偷聽到什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