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天知道她是怎麼在簡老太太的麵前說葉彎彎的,說葉彎彎是一個狐狸精,每天在簡之霈身邊打轉,行勾引之事,那端的簡老太太直接生氣了。

她這次提前回國,正是因為聽喬雪媚說有個女孩迷惑她孫子,她要過來處理一下。

簡之霈掃過喬雪媚心虛的表情,他大概猜測到喬雪媚如何在奶奶麵前告賬了。

傍晚五點。

國際機場,一架巨大的私人飛機到來,很快從貴賓通道的方向,一位衣著華貴的老太太手裡抱著一個黑色綢布包裹的盒子,動作溫柔而小心,在她的身後,是四名傭人和八名保鏢的陣容。

正在通道處等候的簡之霈,立即長腿邁上去迎接,“奶奶。”

簡老太太一雙銳利有神的眼睛打量著孫子,“阿霈,怎麼看著精神不濟的樣子,昨晚冇睡好嗎?”

“想您想得失眠了,冇睡好。”簡之霈笑著解釋一句。

“你奶奶我纔不信。”簡老太太和其兒子都屬於早婚早育的人,所以,她今年才六十八歲,孫子就這麼大了。

“真傷我的心。”簡之霈勾唇一笑,同時伸手小心的接過了奶奶手裡的骨灰,“我來請爺爺回去。”

簡之霈陪著奶奶回彆墅,一路上,簡老太太看著國內的發展,雖然她出生在國外,生活也在國外,但一種對祖國的美好嚮往,還是在她的心裡紮著根。

“好親切啊!”簡老太太感歎一聲道。

“奶奶,如果你喜歡這裡,我們可以在這裡安個家,你看怎麼樣?”簡之霈提議道。

簡老太太有些驚訝的看向孫子,從小看著孫子長大的她,對孫子的性格和喜愛可謂瞭解之極。

簡之霈觸上奶奶打量的目光,他的目光掠過一抹不自在。

“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”簡老太太直接問了。

“冇有!”

“彆瞞我了,和我聊聊那個葉彎彎小姐吧!我想知道能影響到我孫子的女孩,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。”簡老太太可不讓他逃避這件事情。

簡之霈輕笑一句,“不過是一個普通之極的女孩罷了,冇什麼特彆的。”看著孫子的反應,簡老太太越發覺得這個葉彎彎不普通,能讓孫子這麼保護著她,她更來興趣了。

“奶奶,我明天請風水先生過來和您聊聊。”簡之霈岔開話題。

簡老太太也不追問了,反正她會在這裡呆上一段時間,總會有機會見見那個女孩的。

葉宅。

葉國豪已經回家休養了,葉彎彎見家裡的傭人都辭了,母親開始操持著家裡的吃喝,因為太久冇有煮飯了,李月的廚藝也生疏了,晚上的時候,不小心還切菜切到了手。

餐桌上,葉國豪自責道,“都怨我,我要不被阿亮那個小人算計,我們至少還能請上個傭人。”

葉彎彎也很心疼母親,她舉薦道,“以後我來煮飯吧!”

李月笑了一下,“還是我來吧!你可能連刀都不會握。”

葉彎彎見家裡開始省吃儉用了,她也不能再呆著了,正好簡之霈放了她假,她可以趁機去找份工作做。

晚上她就開始製作簡曆,網投一些大型的公司,她也希望儘快能擁有一份工作。

簡之霈的彆墅裡,晚上簡老太太的房間裡,喬雪媚彙報著連日來發生的事情,葉彎彎在她的口中,直接成了狐媚子的代言人。

“奶奶,昨晚上,她帶著簡哥可在酒店裡私混,還把睡衣弄濕了,最後讓保鏢送過去,我跟去一看,他們兩個僅僅穿著浴袍在酒店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