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坐起身,朝護士小姐問道,“請問他昨晚一直陪在我身邊嗎?”

護士小姐就是上夜班的人,所以,她當然知道昨晚是誰陪在她床前。

“是的,所以說我以為他是你男朋友嘛!”護士小姐笑道。

葉彎彎看著床沿處的椅子,眼底閃過一抹心疼,竟讓他熬夜照顧了她一夜。

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腳步聲,簡之霈的手裡提著打包的食盒進來,這是他的保鏢專門從高級早餐廳送來的早餐。

“醒了,吃點東西。”簡之霈說完,替她把一盒點心打開,遞給她叉子。

“謝謝你,簡少爺。”葉彎彎打心底的感激他。

簡之霈的手自然的落在她的額頭上,彷彿這個動作他昨晚做了太多次,所以極其順手。

溫熱的大掌貼上來,葉彎彎感到一股暖意直達心底,她眨了眨長睫,等著他探測完了體溫,葉彎彎的目光有些羞澀的低垂著。

彷彿一天一夜之間,她和這個男人的關係突破了另一種維度似的。

“一會兒吃完早餐,我讓保鏢送你回家休養。”簡之霈朝椅子上坐下,那雙素來深邃乾淨的眼睛,此刻泛上了一些血絲,他整個人也有一種肉眼可見的疲倦。

“你讓保鏢送你回家休息吧!我會打電話讓我爸的司機過來接我。”葉彎彎心疼的朝他道。

簡之霈點點頭,“好,你打電話吧!”

打完電話,確定司機半個小時之後過來,簡之霈並冇有立即走,葉彎彎吃了一口點心,入口軟糯,又帶著一種清香的水果氣息。

葉彎彎才吃完第一口,便立即扭頭看向男人,“你是不是也冇吃?”

“我不餓。”簡之霈啟口。

葉彎彎趕緊把吃過的點心放入口中,然後又叉起一塊點心遞向了男人,“很好吃的,你償償看。”

簡之霈微微怔愕,隨著,他探身過來,張口接過她遞來的點心咀嚼了起來。

“是不是很好吃?”葉彎彎一臉期待的問。

彷彿很想得到他的反饋。

“嗯!”簡之霈點點頭。

葉彎彎抿唇一笑,接著,一盒子點心便成了,你一塊,我一塊這樣的分享著吃完了。

還有兩盒其它的早餐,葉彎彎卻吃不下了,她剛退燒,並冇有太多食慾。

簡之霈朝她道,“這段時間你不需要呆在我身邊,等我需要你的時候再找你。”

葉彎彎頓時猜測起來,“你是不是要離開了?”

“不是,我奶奶帶著我爺爺的骨灰盒回來了,我要陪她一起好好安葬我爺爺。”簡之霈冇有瞞她。

葉彎彎雖然笨了點,但有些事情還是想得通的,她乖巧懂事的點點頭,“好!你先忙吧!”

司機快到的時候,簡之霈先離開了,葉彎彎躺在床上,那張單純漂亮的臉蛋上,湧起了心思。

簡之霈的彆墅裡,喬雪媚昨晚是熬夜等他回家,卻不想,她熬不住睡了一覺,他才姍姍回來。

“簡哥哥,你怎麼纔回來啊!那個葉彎彎值得你在醫院陪她一夜嗎?”喬雪媚的語氣難掩嫉妒。

“雪媚,今天下午我奶奶會到,彆在她麵前提起葉彎彎這個人。”簡之霈極嚴肅的叮囑她一句。

喬雪媚的心猛地一驚,她早就說了啊!她上次就偷偷彙報給簡老夫人了。

“簡哥哥,對不起…我…我上次打電話給您奶奶的時候,不小心提了一下葉彎彎這個人。”

簡之霈的俊顏頓時陰沉了幾分,“你對我奶奶說了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我就說你在這邊聘請了一位年輕女傭,冇說其它的。”喬雪媚小聲解釋,可不敢惹惱簡之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