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彎彎拿著票,看呆了好幾秒,直到男人深邃的目光望過來,她纔回神一路小跑到他的身邊,突然,腳下長有滑溜的苔鮮直接令她腳滑了。

“啊…”葉彎彎一個重心不穩,就狠撲進男人的懷裡。

簡之霈長臂一攬,免她摔倒,可還是遲了一秒,葉彎彎抱著男人滑跪在他的大腿麵前,直接成了一個跪姿,而她的臉蛋緊貼埋首的地方,赫然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。

葉彎彎想當場死過去。

簡之霈低頭歎氣,好像從認識她以來,不止一次看見她冒失出糗的樣子了。

好在四周冇什麼人,簡之霈伸手扣起她,葉彎彎的臉已經紅成了蝦米。

“對…對不起。”

簡之霈牽起她的手,長指纏著她纖細的手指,握姿極其親呢。

門口檢票之後。

兩個人便拾階而上,因為寺廟在山頂,至少要爬兩百米左右。

爬到一半,葉彎彎就後悔了,她氣喘籲籲的想,她選個其它地方不行嗎?

反倒身邊的男人,一臉輕鬆,臉不紅氣不喘,黑髮被山風揚起,還有幾分淩亂性感。

“爬不動了嗎?”簡之霈勾唇笑問。

“我…我還能爬。”葉彎彎在他的目光下,逞能道,“我能一口氣爬上去。”

簡之霈繼續往上走,葉彎彎在身後強行跟上,光潔的額頭冒著一層細密的汗珠。

終於爬上去了,不枉辛苦一場,山上的風景非常美麗,古老的寺廟就像一座靜伏的麒麟,充滿了曆史的厚重感。

簡之霈的手裡還握著一瓶礦泉水,是他從車裡帶出來的,他走到葉彎彎麵前遞給她,“喝水。”

葉彎彎看著瓶裡的水隻有一半,所以,這是他喝過的。

“怎麼?嫌棄我的口水?”簡之霈看穿她的心思。

葉彎彎搖搖頭,老實接過擰開瓶蓋羞紅著臉喝了起來,內心誹腹,吻都接過了,還嫌棄什麼?

葉彎彎和簡之霈先是走進了主殿,旁邊有香和蠟燭供他們拜神。

葉彎彎拿著六支香和四支蠟燭過來,點燃遞給了簡之霈,“跟著我一起拜拜吧!這裡的山神很靈驗的,可以實現你任何願望。”

簡之霈接過,半信半疑的跟著這個女孩做,先是插好了香和蠟燭,然後跪在蒲團上拜了三拜,接著閉目許願。

葉彎彎不知道在她認真許願的時候,身邊的男人並冇有閉眼許願,而是望著她一張秀美而認真的臉,像是在努力的許願,然後,許完願了,她的嘴角彎了起來。

葉彎彎的嘴角彎起的時候,簡之霈的唇角也像是感染似的,也輕輕的揚起。

而這張嫣紅豐潤的紅唇,又令男人的心失律般的跳了一下。

簡之霈在葉彎彎長睫掀起之際,他有些可笑的趕緊閉上眼睛,假裝在許願。

這下輪到葉彎彎打量他了,他還冇有許好願望嗎?

閉目之下的簡之霈簡直更豐神俊朗,五官似精心雕琢,比例完美,可謂是令女人神魂顛倒的一張臉。

葉彎彎小小聲的嚥了咽口水,對著這張臉,她竟然莫名的有些想法。

怎麼回事?就因為他親了她?葉彎彎那顆怦動的春心再次為他而跳動。

等等,計劃不對啊!

明明是她打算勾引他,讓他愛上她,然後她求他原諒的。

怎麼現在自己對他也有想法了呢?

簡之霈雖然閉目,可他感官靈敏,他知道這個女孩在打量著他,他故意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。

從主殿出來,就到了姻緣殿,葉彎彎不由朝簡之霈道,“簡少爺,這是求姻緣的,你要不要去拜拜,說不定很快你就能遇上你命中姻緣哦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