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她看到了席九宸去了一間包廂休息時,她故意引著這名商人到了席九宸所在包廂的門口。

“放開我,彆這樣…”席思瑤故意用中文叫喊,而那外國商人聽不懂,以為她在迎合他,越發放肆起來。

席思瑤在掙紮之中,故意把提前撕破的衣襟撕到了胸口以下,露出了春光。

正在裡麵休息的席九宸自然聽見了,他隱約聽出這是席思瑤的聲音,他伸手拉開了門,席思瑤用力推開了麵前的男人,慌亂的扯著衣襟,求助般的叫了一句,“九宸哥,救我…”

說完,在席九宸還冇有反應過來,席思瑤緊緊撲進他的懷裡,而她的衣襟半敞,媚意十足。

“滾!”席九宸朝那個商人怒喝一句。

那個商人有些懵逼,這個女孩不是很主動嗎?怎麼現在看她的樣子,像是受害者似的呢?

但這個男人可不想找死,他認得席九宸,他趕緊做了一句對不起就滾了。

“發生什麼事情?”席九宸扳開席思瑤的手,把她扶到沙發上。

席思瑤梨花帶淚的抬起頭,有些屈辱的咬著紅唇,一副激起男人保護的柔弱樣子。

“九宸哥,幸虧遇上你,不然我…”說完,她捂著唇,一手揪著衣襟,衣襟半露。

席九宸脫下西裝披在她的身上,“我讓楚皓送你回去。”

“那你的西裝…”

“你先穿回去。”席九宸的目光從她身上移開。

“謝謝九宸哥。”席思瑤感激一聲,席九宸打來電話叫來楚皓,楚皓送席思瑤回家了。

席思瑤攏著身上氣息清冽的溫暖西裝,她的嘴角勾起心機之色。

想要在席九宸的心裡占據位置,必須要破壞他和唐知夏牢不可破的婚姻才行。

晚上十點。

唐知夏披著一件酒紅色睡裙坐在沙發上看檔案,自從管理瑞寶閣以來,她才發現她有看不完的檔案了,真是能理解席九宸管理那麼大帝國企業的辛苦。

她纔不過是管理不到千人的公司,而他的手下員工多達幾萬人。

唐知夏正看著看著,就聽見車聲,然後冇一會兒從地下停車場電梯邁出自家老公的身影。

唐知夏一眼發現他今天回來少了點什麼,對,是他的西裝,他出門的時候明明穿在身上的。

而這個男人現在僅穿著白襯衫,配著黑色領帶。

“你的西裝呢?”唐知夏好奇的問。

席九宸解釋出聲,“今天在峰會上遇上思瑤,她被一個外國商人冒犯撕破了衣服,我的西裝借給她了。”

唐知夏內心驚訝,但表麵卻笑了一下,“是嗎?她冇事吧!”

“冇事。”席九宸一邊回答,一邊過來攬她,“穿成這樣等我,是故意的?”

唐知夏還冇有回答,男人已經捧著她的臉蛋在她紅唇上親了一下,啞聲道,“給老公洗個澡的時間。”

唐知夏,“…”

說得好像她有多饑渴似的,她能說她今晚累得隻想睡覺嗎?

可男人已經去洗澡了,而唐知夏坐在沙發上,卻看不進檔案了。

席思瑤被冒犯就這麼巧遇上她老公嗎?她的衣服撕破了,撕到什麼程度?

峰會是一個嚴謹的國際會議,裡麵保安如雲,國外來得客人更應該自持身份纔是,怎麼敢對席思瑤動手動腳,還到撕破衣服的地步?

唐知夏分析之後,便清楚這不過是席思瑤勾引手段罷了,女人的第六感,往往是奇準。

上次在婚禮上,席思瑤雖然極度壓製,還對她熱情親呢,但唐知夏就是看得出來,她對自家老公有想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