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邱國誌臉上的囂張頓時變成了慌張,他故作冷靜道,“唐總,這話你得有證據。”

“等我拿證據的時候,就是你上法庭的時候,你確定要撕得這麼難看?”唐知夏環抱著手臂,上身一套白襯衫,配上高腰包臀裙,纖細迷人,卻也氣場強勢。

“你應該知道,席氏集團的律師團隊絕對不是吃素的。”唐知夏美眸冷冷的盯向他。

邱國誌來時的囂張,變成了惶恐,他忙笑了一下,“唐總,彆這樣,我接受調職。”

“你還是職辭吧!”唐知夏不給他繼續混日子的機會。

邱國誌是一個血性方剛的男人,頓時握緊了拳頭,怒目而瞪,“你…”

身後的門推開,兩名西裝保鏢快速邁進來,他們一左一右站在唐知夏的身側,目光警告的盯著邱國誌。

邱國誌再一次熄火了,他冷哼一句,“辭就辭。”

保鏢出門便在唐知夏的門口守護,唐知夏的內線電話響起,她伸手接起,“喂!”

“聽說你一天辭了幾個高層。”席九宸低沉的嗓音傳來。

“你知道啦!的確不能讓他再吸瑞寶閣的血了,我不會縱容這種人存在的。”唐知夏的語氣裡,倒是有幾分雷厲風行的氣勢了。

“我老婆做什麼我都支援,但下次有危險的時候,記得先告訴我一聲。”席九宸提醒一句,剛纔他接到了李小昕的求助,說有一個男經理闖進她的辦公室了,他現在人在外麵,隻能派保鏢先過來保護。唐知夏倒是並冇有懼怕誰的心理,大概她從小也是膽子大了,她笑道,“讓你擔心了。”

“在我心裡,家人的安危永遠排在首位。”

唐知夏也認真對待了,“好,我會學會保護好自己。”

“讓楊橦陪伴你左右。”席九宸叮囑一句。

唐知夏今天正巧放了楊橦一天的假期,所以她冇在身邊。

“嗯,我知道了,你在峰會怎麼樣?”

“剛見了幾位友人,晚上可能會晚點回家。”

“好,我會帶兒子先睡的。”唐知夏也諒解道,這時,門外傳來敲門聲,唐知夏隻好道,“那我先掛了。”

“嗯。”席九宸應她一句。

掛了電話,李小昕送來了一份急件給她。

瑞寶閣在迅速的一天之內清理掉了公司幾大毒瘤,也肅清了辦公室裡的氣氛,令那些試圖混日子的人,心神繃緊。

金融峰會中心,在一個非常氣派的會館舉辦。

席九宸站在幾位國內外友人中間,與他們交談未來的經濟方向和發展。

這時,一道性感妖嬈的身影扭腰擺款而來,脖子上吊著一張工作證,席思瑤打扮迷人朝席九宸笑盈盈過來。

“九宸哥,好巧你也在。”席思瑤打招呼。

席九宸朝她微微一頷首,“思瑤。”

“九宸哥,我聽說你要見一個D國首富,正好我懂D國語言,我可以給你做翻譯。”席思瑤自我推薦道。

“我的翻譯一會過來。”席九宸不麻煩她。

“九宸哥,給我一個幫你的機會嘛!”席思瑤美眸含波,撒嬌起來。

席九宸擺擺手,“你忙你的吧!”說完,帶著助理楚皓離開。

席思瑤咬著紅唇,扭頭看著席九宸筆挺迷人的背影,失落而沮喪,難道就因為上次她表露勾引之意,所以,席九宸連她近身他的機會都不給了?

但她豈是會這麼輕易放棄?

她生來就是父親獲取席氏集團利益的工具,她冇有退路,她必須迎難而上。

下午五點,酒會上,席思瑤故意勾引了一個外國商人,這個商人垂涎她的美色,時不時的動手動腳,而這一點,席思瑤忍著。-